您的位置:首页 >古玩 >

万成《艺海求真》序言

时间:2019-08-06 10:02:13 来源:四川艺术网

传闻自古以来,我国的士人都是文武兼修,学文者必修习武艺,学武者必修习文艺。文武二艺,虽手段不同,但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所以诸葛亮在答复关羽的信中,方有“孟起兼资文武,雄烈过人,一世之杰。┄┄”这么一段话,虽然其本意是在引出对关羽的赞誉,说他的才能更在马超之上,但却从侧面说明了一个问题:即文武双修,历来是士人的传统。这也是我在求学时,师辈们耳提面命,使我至今难以忘怀的谆谆教诲。

一代词宗辛稼轩,武艺高强,曾创下不少辉煌的战绩,所以才能写出“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那样豪迈的词句。军事家、武术家岳飞,文才横溢,写下了“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经年尘土满征衣,特特寻芳上翠微。好水好山看不足,马蹄催趁月明归。”这样不同凡响的诗与词句。

文武之道,一张一驰。纯刚易折,纯柔乏力,须刚中有柔,柔中有刚。万物负阴以抱阳,乃是世间之至理。中华传统文化的一个核心,就是阴阳之道。舍此,即背离了传统的精髓,将迷失在泛文化的沼泽中,而难以自拔。

万成

前面说了这么多,只不过如同戏剧中的楔子,下面要说到的万成,方是我行文的主角。

万成,成都人氏,自幼秉承巴蜀文化之正脉,习武修文。数十年来,冬寒夏暑,从无间断,践行了中华文化的知行合一,获得了人生修学的真实体验。

在其很小的时候,就在父亲的带领下,外出拜师学习绘画。经过名家李金远,邓光奇等老师的系统技法训练,其绘画水平逐渐提高。尔后,又向油画家何哲生、国画家李万春求教。由此开阔了眼界,接受了美的熏陶。耳濡目染间,画艺大进。

人们都说书画同源。绘画须有书法作根基,方能传神。谢赫《古画品录》中的六法,有“气韵生动,骨法用笔”二法都涉及到书法。书法不佳,绘画很难以走到高层面。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因为要使绘画作品气脉贯通,当用笔得法,力透纸背。在其运笔时,则风生水起,锋开八面,骨势洞达。如此,自然气血舒畅,活泼生动,若水流花开,遗韵无穷。

基于此,万成深感自己的不足,继又从苏园老夫子游,更求深造。苏园先生号乃大,是一位真正的忠厚老者,心胸宽博,以金石入世,其书法、篆刻名满巴蜀。生平最爱的句子:“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

万成作品

在苏老夫子的指导下,万成逐潜心苦志,勤习书法。期间,篆刻及刻匾,也一一涉猎。晨窗晚灯,朝夕揣摩,渐有所悟。由于常侍先生左右,潜移默化间,不觉培养起了一种雅致高怀,顿觉脑洞大开,书法之用笔、用墨,篆刻及刻匾之运刀佈势,无不与画理相同。诸艺相参,合而化之,于迷茫中又破开一丝困惑。理明而术进,术进而艺工,继以己之真情融入笔墨,妙在其中矣。

万成除了对书画的痴迷外,又因其少小时期,就非常热爱武术,日日舞枪弄棍,演习拳脚,常搞得一身泥土,却乐此不疲。后来因机缘巧合之下,得以拜在峨眉黄林派一代宗师钟方汉老爷子门下,并与其同吃同住数载,起居饮食,悉心照料,深获老爷子关爱。遂得其亲炙,每日里聆听拳理,打熬筋骨,终练成白水神劲内功一部,而刀枪拳棍,也靡不精熟。诸如:万拳归宗、火龙拳、推字拳、火链锤、子午锤、炮锤、均融化于胸;等桩、四平、三叉手、点钢梅花枪、雁翎刀,亦逐一操练。还有那“火龙滚地似盘棋,万中能有几人知”,“中平枪,枪中王,高不拿,低不压,空来空去难招架”,“上步鹰爪左右擒,闪电子午双对胸”,“进退无主意,神手也是空”,“轻如灯草,重如泰山,快如流星,…… 收入鹰爪”。这些口诀,都是峨眉黄林派历代秘传。钟方汉老爷子,见其修武天赋甚高,又勤苦好学,竟倾囊相授。万成遂得到了黄林派武学精髓。可谓文有书画养身心,武有拳剑壮筋骨。

万成书法

九十年代末期,有一天我去范师兄子富先生家拜访。甫一落座奉茶,交谈尚未开始,忽听门外呼声:“范老师在吗?”,顷见一步履矫健,神清骨朗的年轻人快步而进。

“是万成呵”,范师兄忙站起来打招呼。并向其介绍道:“这就是我平常与你谈到的舒老师。以后,书法上的一些问题,你可向他请教。”

万成拿出随身所带数件习作呈我一观。一览之下,有学圣教序、龙门造像及张迁一类隶书的临习之作。其中有碑、有帖,我私心自谓,其潇洒、古厚俱足,颇觉不恶,乃可造之才也。从兹以后,我就介绍他参加了成都市书协与青年书协的一些活动,使其有了更多与同道交流学习的机会。此是后话不提。

在接下来的摆谈中,知道万成在子富兄处已就学多年,在武术、书画上均获益良多。其虚心受教,又勤学多思,傍涉多优,加以子富兄的不保守,不藏私,巴心巴肝的指导,遂茅塞顿开,学业也因此而大进,颇有今是而昨非之感。

说到范子富,成都艺界人称多宝道人。其人平生所学甚杂,通诗文书法篆刻,善养花鸟虫鱼猫狗,年轻时曾饲养鹰睥睨寰宇,兼治跌打损伤;于中医号脉外,抢手,摔跤外加扁挂。昔时四川人称练武术叫操扁挂,以其很多动作,常常要侧着身子完成,故以名之。子富兄的武功,那可是实打实的真东西。曾在旧社会的成都青羊宫擂台上获得过奖章。老一辈的人都知道,当年那个擂台上,龙争虎斗,没有真材实料,上去就会被打得扒在台上,何况还要拿奖章,那得去击败多少对手呵。

万成作品

那时,成都东门合江亭畔,有一隐于陋巷之大儒孟凌云夫子。其人文才傲世,武功卓绝,门下弟子众多。我与范子富、刘正成诸兄俱在彼处求学,得授儒家经义,辞章之学。因子富兄年岁高于众位,我与诸位师兄皆呼其为范师兄。而我年龄最为幼小,所以有时私下又喊其为范老师。

因范师兄的缘故,得以结识万成。而万成修文必备武之情愫,实深获我心。岁月倏忽,光阴似箭,弹指一挥间,至今不觉已二十余年矣。忆及交往过程,虽有师生之谊,实则情同兄弟。

万成为人低调,正直、真诚,尤其尊师重道,在修学上又肯下死功夫,一心专注而不受外缘影响,甚是难得。所以无论是在书画方面的苏园先生与范子富先生,还是在武术方面的钟方汉先生,都对其庝爱有加,都希望万成能传承自己的衣钵,恨不能将毕生所学俱一股脑儿灌输给他,方称其心愿。

万成也确实没有辜负诸位老师的期望,无论是书画,还是武术,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当然,这些成绩,有可与外人道者,也有难与外人道者。外界更多关注的是他在书与画上的成就。

万成书法

万成的书画,已渐趋成熟,正向更高的层面健步推进。虽然,他的书画作品入选了一些全国、省、市的各类展览,发表于一些报刊、杂志上,也因此而获得了一些名声。但我看重的不仅仅是这些外在的东西,更多的是其学识,是其融会贯通的能力。

人生的可贵,在于对生命历程的种种体验。这种体验,是我们修学的必备储存。有了它,心性得到锻炼而升华,艺术也将绽放出生命的辉光,并拥有永恒的价值。

前人有言,“为书为画,皆为争夺之一途,实可畏也”。这是从名与利的关系上来说的,即争名夺利。如果我们能挣脱名缰利锁的羁绊,不受名与利的蛊惑,超然物外,则身心皆得净化,为书为画则得大自在,逍遥无碍。

万成的书画,不入时流,时时显露出自我真意,无媚俗之态,有云水之襟怀。昔贤有云:欲识人莫若观其书,观其书莫若观其行草。此何哉?盖其作书时,性情显露,难以遮掩。而行草下笔须果断、斩切,静则稳如磐石,动则迅如脱兔。扭捏作态,拖泥带水,其人之秉性立现矣。万成的行草从二王一脉帖学化出,又增益以汉魏碑版的厚重古朴,故其转折处,既顿挫分明,又一气旋转,纵横夭矫;当至出锋处,则迅疾快捷,劲力外射。其间,或收或放,开合聚散,无不暗合阴阳消长之机。品其画,山水则天地氤氲,崖崩岸折,万壑千岩,迷花倚石,松柏则虬枝盘结,气凝霜雪。正所谓,观画时隐书法意,品书可作画图看。

贯休《观怀素草书歌》“罗刹石上坐伍子胥,蒯通八字立对汉高祖。势奔腾兮不可止,天机暗转锋芒里。”“乍如沙场大战后,断枪撅箭皆狼藉。又似深山怪石上,古病松枝挂铁锡。”虽说的是怀素草书,但恍兮惚兮,书耶?画耶?

万成作品

何为书画同源?书即画,画即书。书法是抽象的绘画,绘画是有象的书法。石涛和尚的一画论:“此一画收尽鸿蒙之外,即亿万万笔墨,未有不始于此而终于此。”这一画,应该说是艺术家的真性情,从心底流出,其技术的训练,内心的学养,以及他所处的时代风气,山川草木,人生际遇,或隐或显,均在这一画之中。

万成的书画,妙在不制作,直抒胸臆,以朴素的真情贯穿全体,是一画论的真实体现。他深究文武之道,以阴阳交融消长的化机为主线,把书画诗文与武学这些珠子串联起来,借以形成自我的艺术特色。

荀子云:“道阻且长,行则将至”,以万成的坚忍不拔,矢志不移的毅力,及其勤思善学的自信,我们期待着,万成会迈入一个更高的境界。是为序。

作者简介

‍‍

舒炯,别署树庭,室名观云堂,心香山馆。1956年1月出生于四川成都,四岁学书,受业于李灏先生。数十余年来,遍临历代各家,精研篆隶、简帛,兼及真楷,溢而为行为草,取精用宏,化融碑帖,以书证道,道与书合,遂成自家面貌。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书法家协会顾问,四川省文联委员,成都市书法家协会主席,成都市文联副主席,成都市文史研究馆馆员,成都市政协第10、11、12、13届常委。出版有《舒炯书法艺术》《色相非相——舒炯书法艺术》《寻梦草堂》《当代四川中青年书法名家系列丛书·舒炯》等作品专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