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古玩 >

德国ZKM:在最专业的数码艺术殿堂中沉浸自我

时间:2019-08-06 15:12:41 来源:布林客BLINK 作者:孙墨青

\

先行者:新媒体艺术吐纳之“最”

《今日美国》(USA TODAY),美国发行量第三大纸媒,将ZKM卡尔斯鲁厄艺术与媒体中心评为“在数码艺术中沉浸自我的十大坐标之一”。德国国际广播电台(DeutscheWelle),在全德6500家博物馆中选出“你值得了解的十座德国博物馆”,ZKM亦名列其中。

\ZKM艺术与媒体中心外景, 2017 ©ZKM, Photo:sun.moqing

无论是博物馆、音乐厅,还是研究中心,用来形容ZKM都不恰当,因为它的吐纳甚至超过了这三者的集合。时至今日,和ZKM类似的文化中心还很少见:它将与艺术有交集的方方面面汇于一身,从创造与研究、展览与演出,到教育与拓展,以及保存和修复。现任馆长彼得·维贝尔(PeterWeibel)写道:“早在创立之初,ZKM艺术中心就密切关注着20世纪下半叶的艺术发展。在全球化和数字化的语境中,它逐渐将自身定位为一座‘表演型博物馆’。在声音、网络、舞蹈、戏剧、行为等领域里,ZKM所树立的典范已经成为共识,正在被国际其他顶尖博物馆所采纳。”

Transsolar、Tetsuo Kondo(近藤哲雄), “Cloudscape”(《云景》),2015 ©ZKMTranssolar、Tetsuo Kondo(近藤哲雄), “Cloudscape”(《云景》),2015 ©ZKM

一方面,它延续着长久以来传统博物馆的收藏和展览功能;另一方面,凭借它的研究员与客座艺术家在此创作,新的作品在此不断孕育出现。两方面合在一起:既有展出,又有产出,所以ZKM才称得上是一座新型的艺术中心,而不只是传统意义上的美术馆。

据2015年统计,每年有25场专题展览在这里举办,上百场艺术活动在这里上演;它在世界范围内的合作项目超过190项;每年有1400次专业讲解导览。在它15000平米的展厅中,无论从油画到App,还是从经典创作到实验取样,当前艺术与社会领域中的新动向、新进展通过各种媒介形式得到展现。到2015年底,ZKM,这座以艺术与观众互动著称的艺术中心,已经累计接待观众超40万人次。不比不知道,它所在的德国卡尔斯鲁厄市人口也只有30万,其受欢迎程度也就可想而知。

\ZKM艺术与媒体中心入口大厅,©ZKM

ZKM如何创立

相信不只我一个人有这样的好奇:一座如此新颖的艺术中心,为何会设在一个远离德国中心的地方——卡尔斯鲁厄,而不是柏林、法兰克福、慕尼黑?而它又为何在当今艺术创新领域拥有如此的影响力?要回答这些问题就得从它的建立说起。

1980年代,美苏冷战结束,柏林墙倒下,东西德统一。与此同时,经济全球化日益凸显。科技方面,世界第一架航天飞机成功发射,第一台IBM个人电脑(PC机)发布,以电影电视为代表的流行文化深入百姓生活。文化方面主张走出个人世界,更加强调艺术的社会功能;艺术家不断超越限制,广泛从其他领域吸取灵感,跨界创作成为趋势;从此开始,以录像、数码为手段的新媒体艺术在国际展览上频频亮相,成为与传统艺术形式齐肩的主要艺术媒介。

Joseph Beuys, Gründungsparteitag der Grünen, Karlsruhe, 1980 © Barbara KlemmJoseph Beuys, Gründungsparteitag der Grünen, Karlsruhe, 1980 © Barbara Klemm(1980年,博伊斯在卡尔斯鲁厄,德国绿党建党日会议中)

在这一背景下,建立一个艺术观念与高新科技相结合的新型文化中心可谓恰逢其时。1984年,德国卡尔斯鲁厄市艺术与文化部提议建立ZKM。1986年,由当地政界代表、大学、音乐大学、核研究中心专家连同艺术界代表,创立了“ZKM项目组”(Projektgruppe ZKM)。1989年,该市所属的巴登符腾堡州做出决议,由该州科学、研究与艺术部出面,创立一座艺术中心。1997年,原本分散在城市各处的ZKM分部全体迁入由军工厂改建而成的新址,从此正式对外开放。

\ZKM目前的建筑,在改建前曾是一座军工厂©ZKM

ZKM位于巴登符腾堡州,该州的经济实力了得我略有耳闻,维基百科上说,巴登州乃是德国乃至欧洲经济和综合竞争力最强的地区之一,尤其在工业、高科技和科研方面的创新力甚至是欧盟数一数二的。其中,机械制造、汽车工业、电子行业占主导地位,著名企业奔驰、保时捷、博世、欧洲最大的软件公司SAP的总部均位于该州。人均收入水平在德国名列前茅。

而卡尔斯鲁厄市紧随斯图加特之后,是巴登州的第二大城市,临近德、法、瑞士三国边境,这也为人才交流带来了十分的便利。著名的KIT卡尔斯鲁厄理工学院有德国的“麻省理工”之称,在计算机学、工程学、化学、材料学等领域均位于德国领先水平。该市亦有良好的人文艺术氛围,艺术与科技交叉的契机在此形成。加上州、市政府的全力支持,市民普遍较高的文化接受程度,ZKM就这样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设想一步步变成了现实。

\ZKM艺术与媒体中心内景, 2017 ©ZKM

ZKM的功能和使命

如今的ZKM由两家博物馆,两个研究所,一家图书馆和一所实验室组成。其中包括当代艺术博物馆、媒体博物馆、媒体图书馆、视觉媒体研究所、音乐与声学研究所和老旧录像系统实验室。依靠这些资源,艺术中心积极探索跨学科项目,它将艺术与媒体的产出、研究、展览、活动、协调和记录纳于一身。在信息技术迭代和社会结构的变革的背景下,ZKM始终站在时代前沿。首任馆长Helnrich Klotz教授,设想把ZKM建成一个“电子/数码时代的‘包豪斯’(Bauhaus)”,继续拓展德国艺术创新在1920-30年代曾拥有的国际前沿探索和影响力。

\与ZKM同处一座建筑的HfG(卡尔斯鲁厄艺术设计大学)的某工作室©HfG,photo:sun.moqing

ZKM:“跨越”的四重境界

1997年开馆以来,ZKM举办的展览在类型上十分多元,从装置到建筑,从影像到游戏,从声音到舞蹈,所涉及的创作媒介之多样,动用感官之丰富,是常规的当代艺术展馆难以相比的。

Sasha Waltz是享誉世界的德国现代舞编舞家。2013年,ZKM的媒体博物馆上演了她的展览:“装置、物品、表演”。与一般的现代舞不同,她的作品不只是舞蹈和音乐,舞台元素和空间设计也十分关键。此前,她的舞团“Sasha Waltz&Guests”已在国际上频频亮相,而ZKM对于舞团却意味着全新的场所、全新的观众。作者一度设想将舞台布景和多媒体元素从作品中独立出来,作为单独的装置艺术来呈现。然而最终,她决定把舞蹈和展览两种形式糅合在一起,以博物馆为背景,放大作品的视觉感染力。展览持续了4个月之久,被德国杂志《文化新闻》(“kulturnews”)评为2013年年度最佳艺术展。

\Sasha Waltz: Installation, Object,Performance,2013, ©portal.toubiz.de

如果你对沉浸式艺术感兴趣,那么2015年的两场大展你或许早有耳闻。池田亮司(Ryoli Ikeda)是国际上最早将数据流视听化的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亦曾多次到访中国,曾在近年艺术北京、民生美术馆和清华艺术博物馆的展览中高光亮相。而在ZKM的个展“微观/宏观”中,他的大型投影与建筑空间、声音世界相呼应,影像和声音把观众淹没其中,无疑是一次难忘的沉浸体验。

\Ryoli Ikeda(池田亮司), Micro/Macro(微观/宏观),2013 ©ZKM

说起这些作品的灵感,就要提到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CERN是世界上最大的粒子物理实验室,池田亮司在此与一众科学家们相遇。而他的新作就和粒子物理与宇宙学有关。尤其受到“超对称性”的启发,这些作品亦可看作是对粒子物理理论的一次视觉化尝试——关于宇宙不同的尺度与维度。艺术家将抽象的数据流转换为可观可感的视像,观众如同被信息的湍流所包围。

\

\Transsolar + Tetsuo Kondo(近藤哲雄), »Cloudscapes«(《云景》), 2015, ©ZKM

同期展出的作品“云景”一样离不开科技的助力,但比池田亮司多一分朦胧诗意。斯图加特能源技术企业Transsolar和日本建筑师近藤哲雄(Tetsuo Kondo)合作,在ZKM诞生了一朵弥漫于建筑内部的“人工云”。他们应用尖端科技控制室内的温度和湿度,生成缓慢流动的云气,使整个空间灵动起来。

在传统的艺术展中,观众的游览常常站在一件作品前,静止地观看;而此时此地,观众可以置身于一朵云的下面、上面,甚至走进云之中。这一项目结合了气候工程和建筑知识,旨在探讨人类未来对气象控制的可能性。

\Transsolar + Tetsuo Kondo(近藤哲雄), »Cloudscapes«(《云景》草图),2015©ZKM

近年来,ZKM在声音艺术、网络文化、全球化等方面亦有持续关注。如2012-2013的“声音作为一种艺术媒介”,2013的“影像艺术在亚洲”,2011的“全球时代:1989年后的艺术世界”,关于这些展览的图片、档案和视频都可以在ZKM的网站上找到。(ZKM展览档案:http://zkm.de/en/exhibition-archive)资源丰富的网上展览也是ZKM艺术传播的重要方式。

\ZKM艺术与媒体中心, 2019 ©ZKM

跨领域的艺术研究

ZKM的基本使命之一,是认识和跟踪当代艺术、当代社会的动向。早期确立的研究领域在今天也依然重要:探索技术对艺术的潜力;调查媒体发展对社会、教育、经济、政治的影响;积极呈现社会发展中的问题,并以开放的态度探讨对策。

近年来,它持续关注的课题包括:“电子艺术史”、“全球推动力”、“媒体艺术保护与修复”、“音乐/音乐剧场/声音艺术”、“网络文化”、“新的艺术制图学”,“参与”及“舞蹈/表演”八大课题。到目前为止,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访问学者已有超过500位曾在ZKM研究中心驻地创作。他们的新作也会在这里展示或演出。

\ZKM艺术与媒体中心展览现场, 2019 ©ZKM

对于新的主题、方法,ZKM的态度始终开放包容;即使面对尚不出名的年轻艺术家,ZKM的大门同样敞开。2001年,时年34岁的冰岛艺术家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就曾在这里做过个展,而那时他还远远没有今天的国际声誉。除此之外,ZKM也把艺术史上受忽视的团体和作品推介给观众,每每带来新的解读、新的视角。

跨古今的艺术策划

如果你以为ZKM只关注20-21世纪,那你还不够了解它。就拿近年的展览“莱布尼茨的仓库:物影摄影的收藏”来说,就是一个连接历史与今天的有趣探索。艺术家Floris Neusüss与Renate Heyne自2000年以来走访了欧洲许多美术馆、历史、自然博物馆、科学研究所,将其馆藏以物影摄影的方式拍摄。

\ZKM艺术与媒体中心“物影摄影”展览©ZKM

所谓“物影摄影”(Photogram),是一种不借助照相机,而把物体置于光源与感光材料之间、直接成像的摄影方法,曾在1920年代为艺术家们所热衷。Floris和Renate以这种手法拍摄雕塑、自然标本和机械装置,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赋予古物以新的质感。它背后的态度既在呼唤“新”,又在思索“旧”,从而在新旧之间找到某种联结。

\展览:Floris Neusüss und Renate Heyne: Leibniz’Lager«(莱布尼茨的仓库)

又如2014的展览“绘制空间:17世纪风景画背后的知识网”,研究早期现代几何学教材、测量技术以及建筑设计,对1650年代荷兰风景画的影响。据说,这一课题还是第一次被深入研究。研究对象源于历史,而思考角度却是全新的,超越古与今,艺术与科技,透露出ZKM广阔的视野和超越界限的自身定位。

\Mapping Spaces:Networks of Knowledge inthe Landscape Artof the 17th Century, ©ZKM

网络!网络!

作为一个聚焦媒体的艺术中心,ZKM对网络的重视自不必说。AOYS- Art On Your Screen(“艺术在你的屏幕上”),是ZKM建于2014年的创新在线展示平台,促进不同代际、不同学科的创意者在此合作。首先,它试图化解不同门类艺术之间的隔阂;同时,它积极通过网络的方式重塑人们的公共空间,希望受众的反馈能更快地为企业、服务者所接收。

ZKM艺术与媒体中心展览现场, 2019 ©ZKMZKM艺术与媒体中心展览现场, 2019 ©ZKM

作为一个“智能空间”,ZKM运用数码技术,鼓励观者成为使用者。你当然可以亲临现场去参观,但是你也可以在PC电脑、手机上“游览”艺术中心。许多影视频道、文本纪录和作品,都是专门为网络浏览而创作的,现在都已经在线开放。对于广大网民来说,ZKM艺术中心绝不只是一座远在天边的博物馆。

ZKM的现任馆长PeterWeibel,这样总结艺术中心存在的意义:“ZKM艺术中心的目标,是连接专业知识和公众。我们一再向人们的常识提问、怀疑、思考,从而更好地发掘创新。我们能赶在别人之前发现(新的)艺术家。大多数博物馆害怕当代性,认为他们的观众也害怕当代艺术。ZKM则恰恰相反,我们认为,观众同我们一样不会害怕当代艺术;我们作为博物馆也不畏惧大众。因此,最使我们感兴趣的,不是传统,而是当下和未来。在全球格局下,它们所涵盖的远比现代艺术和市场艺术更多。当今艺术的视野不再限于自我参照、自我繁衍,艺术也想改变世界:它吸取社会议题、应对其他领域的难题;它不只对政治感兴趣,更重要地是关注科学,这正是我们试图与您分享的。”

ZKM艺术与媒体中心展览现场, 2019 ©ZKMZKM艺术与媒体中心展览现场, 2019 ©ZKM

非要用一句话总结的话,那就是它的前瞻性、跨越性、公共性,让ZKM在世界新艺术的版图中成为一个独特的坐标。

借着ZKM的探索,想想新艺术在中国落地生根的问题,我也忍不住赘言两句。所谓新媒体艺术,或大而言之,“互联网时代的新艺术”,仅仅是占有最新技术、新手段的炫耀吗?

\ZKM艺术与媒体中心展览现场, 2019 ©ZKM

你若是肯花上一天,去ZKM的展厅里逛一逛,看看它屏幕里的短片,读读墙上的文字,恐怕会有另外的答案。它能在数不胜数的艺术机构中独树一帜,其精彩不只关乎新技术、新媒介,更是新问题、新视野、新思想、新方法的集成;在错综复杂的当今社会中,它谋求为在艺术与人文、科技、经济、社会之间搭建新的桥梁。对于我们来说,前者学来不难,后者路漫漫其修远哪。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