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古玩 >

35年,浙江画院风华正茂

时间:2019-12-02 11:55:36 来源:中国文化报

钱江潮韵图(国画)183×394厘米2016年孙永

时间的枝头上,盛开着迷人的花朵。

浙江画院从1984年12月22日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是站在巨人肩膀上成长的幸运儿——受到了两位我国近代国画大师潘天寿和陆俨少的特别关爱和悉心培养。

陆俨少先生担任了第一任浙江画院院长,并任教于中国美术学院前身的浙江美术学院。他的治学精神和从艺精神,一直深深陶泽和引领着浙江画院。

在陆俨少先生的麾下聚集了一批精兵良将:顾生岳、徐启雄、曾宓、潘鸿海、姜宝林、张华胜、何水法……当时画师们呕心沥血的耕耘播种业已硕果累累。1984年,我作为筹备者之一,从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研究生毕业后进入了新成立的浙江画院,从此便成了一个专业画家。

35年,浙江画院努力创造一个学术思想开放、门类结构合理、艺术追求多元、创作交流活跃的环境。

35年,浙江画院特别注重对各种流派、观点乃至地域文化的包容,注重每个艺术家在文化上、艺术上的差异,注重艺术创作结果在学术意义上的突破和变化。

在创作队伍方面,画院比较注重梯队建设。梯队建设主要是合理配比老中青画家的年龄结构,1984年建院时进来的第一代老先生已经七八十岁了,而且再引进“大树”——功成名就的画家的方案难以实施,所以现在将精力放在了培养中青年两代画家上。

浙江画院出于梯队建设的考虑,招聘时对年龄有要求,学历则不太讲究,大专以上就可以,画画不是学历越高越出彩。这也是老一辈艺术家对后学的栽培与影响。

画院应当重视发掘人才,将人才聚集在画院这一创作平台上,让不同年龄层的画院人都能具备主人翁意识和认同感。一方面,我们提出“学术立院”的办院宗旨,完善浙江画院在学术层面上的构建;另一方面,重视中国传统书画等民族文化瑰宝在新时期的继承创新问题。画院对老、中、青画师的年龄结构和画种配比进行有步骤的调整,在坚持浙江画院一贯“传承经典,继往开来”的走向基础上,让近35年发展中浙江画院老一辈的艺术家都能留在画院继续发扬奉献精神,进而通过研究员和学员制度,将更多在艺术上有朝气的年轻人吸纳到画院的大家庭中,并积极打破类似机构间潜在的不良竞争,主张同一人才可以在不同的机构下同步培养,成为国内业界人才机制的一种开创性模式。

作为浙江画院的领军者,我在积极推动艺术创研的同时,更多思考画院事业的可持续发展。我认为,作为一名中国画创作者应该具备忧患意识,不论居庙堂之高或处江湖之远,都应当清醒地认识到时代背景下所应当具备的战略眼光。我曾深入研究新中国画院发展的历史溯源,分析中国传统绘画在当代所面临的历史挑战与机遇,特别是中国画在当代面临新艺术媒介冲击下的紧迫使命,有针对性地提出“开门办院、资源共享”的画院发展思路。尤其在后备人才梯队的培养上,我们探索了一条集创作、研究、培养于一体的画院人才队伍建设模式。

雁过留声,人过留影。

数十年来,画院全体画师们已有不少艺术品传世,如果我们能够再将所留存的影像素材统一整理、编撰,以不同板块的形式付梓成册,公之于众,无疑将会从另一个角度真实还原浙江画院以往走过的风雨历程中的每一个清晰脚印,用多棱方式折射出集体与个人的多面风采,从而让业内外人士更多地关注画院的人和事,更加直观地认知我们,这无疑是个颇具历史价值的善举。

为此,浙江画院同仁尽己所能地深翻挖潜那些已被渐渐尘封、日渐埋没的旧影,那些与画院有着千丝万缕关联的人物和事件,统筹地掇英成集为《“史料所及”浙江画院影像志》,让那些如烟的往事再次映入人们眼帘,也在抚今追昔间感悟和唏嘘。

近年来,浙江画院秉持“开门办院”的理念,不断拓展服务功能,通过“走进”系列、陆俨少奖、迎春雅集等各种活动,将自身的学术成果向社会开放、共享,力图使公众多层面感受艺术的魅力,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当代转化中寻求高度自信。作为一家国办艺术机构,浙江画院一直要求全体画师“感恩人民、回报社会”。

浙江画院作为浙江省唯一一所专业美术创研机构,以自己35年来的创研成果,接受人民的检阅,也是向新中国七十周年华诞献上一份文化厚礼,更是画院一直秉持“感恩人民回报社会”理念的集中体现。

浙江画院已过而立之年,风华正茂的我们意气风发地走在大路上,而我们这份美丽崇高的事业永远在路上……

(作者系浙江画院院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