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古玩 >

杨晓阳:倡导“一村一品”,建设“中国艺术史博物馆”,艺术教育要“实践第一”

时间:2020-05-23 13:01:36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杨晓阳

全国政协委员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中国国家画院原院长

提案一

美丽乡村倡导“一村一品”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城市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但从大城市、中小城市到城乡结合部,不同程度存在着“千城一面”的现象。在中国的广大农村还保留了大量的传统建筑和古村落,是中国文化的宝贵财富。现在中央部署建设美丽乡村,我们发现在各地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一刀切”的现象。如不重视传统村落保留的传统文化,必将把最后一块中国建筑文化保留的中国文化元素损失殆尽。

美丽乡村要落到实处,就要倡导“一村一品”。中国的乡村文化是在不同历史阶段发展而形成的。不同人群、不同环境,根据实用和美观这两个要求,来建造自己的生存空间。现如今,如果一股风地把所有农村都修成标准化,我认为历史上的文化精华、理想美感就会被破坏掉。

民间艺术是民族艺术的根系和土壤,民族艺术是民间艺术的树冠和花朵。每一个村子的审美特色都是民间艺术与文化传统的体现,民间传统艺术是民族艺术的根基与土壤。典型的国家保护文物,像故宫是民族艺术的树冠和花朵;而民族艺术的根基与土壤就存在于一村一镇当中。只有一村一镇的艺术受到重视,大众教育才能贯穿其间。除了故宫等重点国家保护的重点文物以外,如果再不采取紧急措施抢救,中国民间的建筑艺术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中将丧失最后的阵地。

我们是农业国家,村镇文化是我们的立足点。留住心、留住传统、留住美感、留住我们中华民族这些独特的本源文化,是中华文化持续发展的基础。所以,美丽乡村建设,不能将所有的农村都搞成一个模样,要倡导“一村一品”,将中国文化的根系留下来。

提案二

应尽快建设“中国艺术史博物馆”

中国作为世界上具有悠久历史文化的文明古国、文化大国,有着丰富的文化艺术遗产,我们应该建设有自己文化传统的中国艺术史博物馆。

中国艺术史博物馆和中国国家博物馆不一样,跟中国美术馆也不一样,它所展现的是中华民族艺术史发展的全过程。中国艺术史就是从中华民族最早的艺术形式开始,一路记录下去。

在实体的中国艺术史博物馆建设的同时,还可以同数字化相结合,通过大数据支持,建立网上的中国艺术史博物馆。之后,这个线上的中国艺术史博物馆可再链接到一个世界艺术史博物馆。相当于观众参观一次博物馆,就可以把整个艺术史梳理一遍。

中国艺术史博物馆并不只是为了培养专业艺术家、艺术团队而建设。它应该是全民教育、终身教育的必备设施,让我们的孩子从小就可以了解古今中外艺术史的开端及其发展出的不同风格,在欣赏古今中外优秀艺术品的过程中,逐渐建构自身的艺术审美体系与标准。由此,既可促进国人整体艺术审美的提高,又可借助艺术丰富其对人生的认识、对其他知识的增长。

提案三

艺术教育要坚守“实践第一”的底线

中国的专业艺术教育,比如美术、音乐、舞蹈,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一定的不重视实践的问题。

艺术院校归属教育部后,按普通专业来对待,评职称成了重中之重。比如美术,用论文来授学位、评职称。高等院校录用美术教师,首先考虑的也是学位。学位最高的是博士,而博士显然是理论专业的产物,全世界并不存在真正的实践专业的博士。高校教师“清一色”全是博士,就必然会造成重理论、轻实践的问题。

美术学是研究美术的学科,但美术不等同于美术学。美术是画画、是实践,美术学则是理论。现今,美术院校按教育部的统一做法,都是重视理论、重视研究性的。甚至,研究类的高校还要高于实践教学型的高校。

理论是实践的总结,虽然反过来理论也能指导之后的实践,但特别是对于艺术专业来说,“实践第一”的观点是不容改变的。艺术教育必须要坚守“实践第一”的底线,才是顺应专业特性的做法,促进艺术的健康发展。

如果长此以往,没有实践哪来理论,没有“曹雪芹”哪来“红学家”。如果只以理论的博士为标准配备高校教师,艺术实践本体将逐渐萎缩。艺术实践的人才主要是靠天才加勤奋,不靠学位教育来培养。试看古今中外各个时期,最著名有创意的艺术家都不是靠学位教育培养出来的,艺术家本来无需浪费宝贵的黄金时间来写论文,理论自有理论家来专业完成。

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是要给艺术创作的“实践家”以充分的尊重和待遇,无需通过写论文来证明他的才华,如同曹雪芹无需当“红学家”一般。如果只是以学位来讨论问题,曹雪芹和齐白石就没有资格在高校当教授发挥更大的作用。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猜你喜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