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范勃(Fan Bo)受邀参加第十四届库里蒂巴双年展

时间:2019-07-19 15:12:04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

第十四届库里蒂巴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

2019.09.21 - 2020.02.23

开放的边界,边界的概念已经不只局限于地理学范畴,拥有更多的含义。如今,这个词不仅仅可以指与边界本身有关的问题,还可以指代更多的概念。

21世纪我们的生活于新的边界环境之中,与之前的境遇完全不同,面对着多样性以及自我专注的能力等问题。毕竟艺术一直都是充当双重守卫者的角色,在呈现形式和语言之中分裂出来。我们知道可视边界是确实存在的,看不见的边界也是如此。他们之间相互矛盾,冲突不断。

策展人介绍

TEREZA DE ARRUDA

\

艺术历史学家和独立策展人,自1989年,TEREZA在柏林自由大学攻读艺术历史课程,开始了周转于巴西圣保罗与德国柏林两个城市的生活。

ADOLFO MONTEJO NAVAS

\

1954年出生于西班牙的马德里,至今为止,已经在巴西生活了26年。他是巴西乃至全球现代艺术的研究学者,也是多部知名艺术家传记的作者。

城市和展馆

\

\

库里蒂巴(城市)

人口:一百八十七万九千三百五十五人

都市圈总人口:三百五十万两千七百九十人

巴拉那(州)

人口:一千一百万人

巴西第四大州经济体

库里蒂巴是巴西巴拉那州首府。据统计,这是巴西南部最受欢迎的城市。

\

奥斯卡·尼迈耶博物馆是库里蒂巴双年展的主要展馆,建筑面积共计三万五千平方米,是拉丁美洲最大的博物馆。库里蒂巴是巴西第一所大学的诞生地——巴拉那州立大学(如今,库里蒂巴一共有8所大学)。

参展作品介绍

\第十四届库里蒂巴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参展作品《B2》-25 | 2018 | 布面油画综合材料 | 200x200cm

作品中并无任何直接图像,除盲文、色彩外,无其他任何可指称为符号的内容。艺术家在此虽创作作品,但拒绝创造被符号化的图像,甚至可以说拒绝被符号化解读的图像。盲文作为内容的表现,指向故事、宣言。

宣言代表着集体、统一观点的输出;被神化的故事是为了更好的说服。这些内容在历史的脉络下,以文字作为行动,制约着阅览者的思维,塑造其价值观。而作品在此借用盲文转译了内容,将概念那沉重的分量解散,表现为单一的色彩图,并拒绝观者的视觉阅读——通过触觉来阅读。艺术家利用这种特殊的文字,将符号化的图像退隐,提供着非于往常的“阅览”经验。

过往作品

一次诗歌复制 一次诗歌复制 | 2018 | 尺寸可变 | 装置:泥土、草皮

相较于范勃其它公共艺术类作品,《一次诗歌复制》显得更为私人与作为社会中单独个体的能量。作品的文本内容是一位视障少女所喜爱的两句诗,从诗的字面意义上,可以理解为她——个体——对自我的激励或者对未来积极的期许。但在此处,作品将盲文直接“书写”于草皮上,把这种个体的感受“种”回大地,文字似乎转为这片土地本身的发言。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作品中发声者的彼此转化,还原了乡土与个体之间的关系。乡土无法自我形成,而是需要个体的回应,彼此的意义才可成立。再进一步说,唯有如此,乡土与个体之间,才可彼此活化。

再制造-丽江花园 再制造-丽江花园 | 2019 | 63x81cm | 布面综合材料

《再制造》系列是在《世界3》中转化而来的作品:教堂的图像前有耶稣两字;秀兰·邓波儿·布莱克面带微笑的封面下方写着对朋友的祝福;官办印刷品上上写着“求是”;民用住宅的配置图上标出了该区域内的一切细节。《世界3》本是由不可胜数的现成印制品构成,广告图像、教学书籍、文学小说、成人图像充斥其中,艺术家进一步对这些材料进行抽取,并转制为绘画,通过对信息的再制来表达对所谓真实的图像世界的怀疑。在这样一种双向、陌生化的创作实践中,让观者从不同的维度来进入一次日常经验和艺术史经验被陌生化的体验,挣脱眼睛的束缚,去体验另外一个潜在世界的真实。印刷品上的图像与盲文内容是脱离的,它们被盲人抹为“白纸”,纪述着另一个系统的语言,利用盲文将其制成另一种“图像”上面。

所有的作品在这里,似乎都可阐释图像与盲文之间的可连接关系——看似为了另建一个有意义的世界,但实际上作品是对这种关系的否定。当我们面对不可认知的盲文时,仅能将其作为有意义的图像进行解读与阐释,而过度的阐释正在使观看失去其敏锐的感受力。图像作为有限的信息符号被无限地阐释和阅读,而视觉的感知能力正在丧失,范勃正试图借另一种符号的不可读,来限定“阐释”的能力,或说限定阐释的绝对权力,使观看不仅限于阐释、图像不仅限于符号化——这亦是范勃创作转换中的重要思考。

B2-1、B2-2 B2-1、B2-2 | 2017 | 麻布、油彩、药品 | 300×200cm×2

维生素B2药片组成了放大后的盲文凸点,所以盲人即使触摸作品表面也无法解读其内容,作品本身产生了无法观看与解读的双重困境;从符号意义上来看每一份检讨书都来源于真实的盲文符号,用手及身体的解读方试在这里完全失效,每一个具体的检讨在这里成为了无意义的无解的盲书。无解盲书产生的双向失义,使我们越是试图看清这些盲文,越是感到自己的盲目。我们在这些作品前,既是观众,也是盲人。

凝视-294 凝视-294 | 2017 | 医学胶片、LED、综合材料 | 1356 x 305 cm

明确的数据在常识中是一种标准、根据,甚至是一种不容置疑的科学;凝视是用视觉的方式去进行侵略式“关心”。这二者如“数据”-“图像”、“理性”-“感性”,暗含作品中构成的两对基本结构。而人体内部无法被肉眼所直接观看,只能通过现代的技术设备和日常的生理机能反应来获得有关身体的信息,选择这类医学胶片,是想在常人和弱视群体中共建一个“同等空间”,去实验这两个群体对这个“不可视的内部世界”的意识反应,情绪也是意识的一部分。

艺术家介绍

\

范勃

1966年生于天津,著名艺术家

博士生导师,现为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

作为一位跨媒介艺术家,最初致力于描绘日常生活场景中的具象人物来表现其所关注的当代命题。作品经历了架上和多媒介的转变过程,但他始终力图表现不可见和无法具体定义的视认知领域。在近几年的创作中,他试图通过介入盲人所生产的盲文,来重塑视觉艺术的意义。范勃借助盲文的语系,通过作品创造了一个复杂的语义体系,通过艺术作品来讨论视知觉作为一种感知世界的方式,即是现实存在但又抽象的特性。

作品展出于美国威斯康星查珍美术馆、法国萨拉贡博物馆、意大利圣母百花大教堂博物馆、保加利亚国家美术馆、瑞典阿莱特美术馆、奥地利威尔斯安格里纳美术馆、德国波恩艺术基金会、意大利威尼斯米歇尔宫、匈牙利德布勒森现代艺术中心、丹麦北日德兰美术馆、意大利曼多瓦青年博物馆、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土耳其宫、台湾国立美术馆、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广东美术馆、湖北美术馆、合美术馆、天津美术馆、西安美术馆等知名艺术场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