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书画 >

川剧《清风亭》:老戏新演 重在呈现

时间:2019-08-06 10:02:06 来源:中国文化报

川剧《清风亭》剧照

‍‍

川剧《清风亭》是由重庆市永川区文化体育服务中心(原永川川剧团)根据传统川剧剧本《雷打张继保》改编的。改编川剧传统戏,选择什么样的剧目、用何种观点、从什么角度进行整理改编?这不仅由编、导、演的思想认识,艺术功力和美学追求所决定,还与时代要求和社会思潮密切相关。改编的《清风亭》,基本沿用了老本的主线和立意,但又有可喜的突破。著名剧作家张昌达在剧本中加强了对张文秀、邓氏这对苦命老夫妇的塑造,增写了老夫妇原本生活就备受煎熬,从而强调了拾子后老夫妇养儿的倍加艰辛。剧作家的笔力在剧本中突显,场次相扣,人物突出,唱词优美,在传统戏改编上是一次有益的实践和积累。

此戏的舞台呈现,突显了导演的不凡功力。导演是国家级非遗项目川剧代表性传承人夏庭光。一进剧场,没有华丽的布景、炫目的灯光、引导的印记,大多场景只见一桌二凳,这是舞美设计的刻意制作。这种现代戏曲舞台少见的布景,正是夏先生刻意的艺术追求。他的话直白:“观众进剧场是来看演员演戏的,又不是来看布景的。”他的一桌二凳,给演员留出了更大的表演空间。二位打杂师的运用,也正是夏先生的奇招妙笔之处。《清风亭》的二位打杂师,不仅承担了负责搬运桌椅、道具的事务,还直接融入剧中,随剧中情节、人物,直接介入演出,有台词,有身段,有表演,自报身份:我不是你们时代的人,我是这个戏的打杂师,端板凳是应该的。自由地跳进跳出,时而在剧中时而在剧外,在全剧中起到了剧中人物不可替代的作用。

《清风亭》是一出大悲剧,悲剧在川剧中总有一些独到的艺术处理,夏先生总能将川剧的“悲剧喜唱”的特殊表现手法,恰如其分地融入剧中。如当周仁告知张文秀老夫妇张继保回来了,张文秀老夫妇惊喜若狂的情绪:“老婆子,我好高兴!”“老头子,我好欢欣!”他们丢掉了打狗棍、讨饭筐,在一串串的哈哈声中,手舞足蹈,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竟像童稚一样击掌为乐。这种“悲剧喜唱”的艺术效果是,他们越是高兴,观众却越是揪心。

一出《清风亭》,出戏又出人。永川有两对年轻的英俊老生、漂亮老旦,分别担任张文秀和邓氏的甲、乙角,他们唱做俱佳,各有特色,实在难得。扮演张文秀的蒋中亮,他的表演情感充沛,对继保儿的溺爱、对二夫人的不愿舍子后又忍痛割让、对昔日娇子陡变恶狼的呼撼天遣……一个老人养出一个毫无人性的孽子,被重创的那种无望、无奈、无助,每演至此,他人都仿佛被抽空了似的,口在演唱,心在滴血。扮演张文秀的陈仲科,演老生的条件很好,嗓音响亮,身段优美,“唱做念舞”均见功力。他在演“天惩”一场时,运用他高亢激越之声:“张继保!你黑了心,黑了肝,有何颜面配做官。你这不仁不义不孝的娃娃必遭天惩!”将怨、痛、恨的复杂心情演唱得淋漓尽致,一气呵成。王欣莲、王丽娜同饰老旦邓氏,她们共同的特点是,能抓住角色的心态,情感真切,朴实纯美,表演得可亲可爱。当她和老伴喜闻继保已做官回历城时,将“浪里钻”唱段结尾的“哈哈哈哈打不赢”唱出了“返老还童”的欢天喜地之情,亦为下一场“天惩”,极喜转极悲作了有力的铺垫。

尽管这出戏还有一些值得打磨、提升之处,就在当下,一个区级川剧团尚有如此的上乘表现,已是十分难得。现今在重庆还有一大帮人在坚守川剧阵地,还有一些区县在保护川剧传承,这是重庆川剧的福祉。

(作者系原重庆市川剧院院长)

‍‍‍

‍‍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