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书画 >

齐白石的人物画与市场

时间:2019-12-02 12:36:03 来源:美术报

众所周知,一代国画大师齐白石以擅画写意花鸟画著称,他画的草虫花卉,工写结合,独树一帜,在徐渭、八大山人之后再出新意。但是,齐白石的人物画之名却远早于他的花鸟画。

齐白石的人物画分期

齐白石的人物画分早期、中期和晚期3个时期。早期是1920年以前的人物画,中期是1920年至1940年的作品,晚期是1940年以后至上世纪50年代初的作品。

据《齐白石自述》中记载,齐白石8岁就开始摹拓门上的雷公像。第一次画现实人物,是读村馆时用写字纸画“星斗塘常见的一位钓鱼老头”。齐白石16岁时拜同乡周之美做雕花木匠,曾从绣像小说插图中勾摹历史故事。20岁时在主顾家借得一部《芥子园画谱》,翻来覆去勾临了好几遍,并将其借鉴引用在家具雕花上。乡里熟识的人知道齐白石也会画,常常拿了纸到他家请他画。“我的画在乡里出了点名气,来请我画的大部分是神像功对,每一堂功对,少则4幅,多的有到20幅的。画的是玉皇、老君、财神、火神、灶神、阎王、龙王、灵官、雷公、电母、雨师、风伯、牛头、马面和四大金刚、哼哈二将之类。”(《齐白石自述》)这些神像功对,由于年代太早、过于实用或没有署名的原因,现在都找不到了,这应该是齐白石最早的人物画。

26岁时齐白石从萧芗陔、文少可学习民间肖像画,27岁拜胡沁园、陈少蕃为师,从此他弃斧斤成为职业画手。关于拜师学画肖像,在《齐白石自述》里有详细记载:“一次齐铁珊问我,萧芗陔快到我哥哥伯常家里来画像了,我看你何不拜他为师,画人像总比画神像好一些。不多几天,萧芗陔果然来了,我画了一幅李铁拐像,送给他看,并托铁珊、公甫叔侄俩代我去说,愿意拜他为师,居然一说就合。这位萧师傅,画像是湘潭第一名手,他把拿手本领都教给了我,我得他的益处不少。他又介绍他的朋友文少可和我相识,也是个画像名手,这位文少可很热心,他的得意手法,都端给我看,指点的很明白,我对文少可也很佩服,只是没有拜他为师。我认识了他们二位,画像这一项,就算有了门径了。”

那时照相还没有盛行,画像这一手艺,在民间生意很好。画像,在当时叫“描容”,有钱的人,在生前总要画几幅小照玩玩,死了也要画一幅遗容,留作纪念。齐白石学会肖像画后,胡沁园到处给他宣传,韶塘附近的人,都来请他去画,一开始生意就很不错,每画一个肖像,收二两银子。后来,齐白石又自己琢磨出一种精细画法,能够在画像的纱衣里面,透射出袍褂上的团龙花纹,被人认为是一种绝技,人家叫他“画细”的,收四两银子。画像挣的钱,比雕花多,从此齐白石就扔掉了斧锯钻凿,改行专做画匠了。从27岁至40岁,齐白石一直作为肖像画师活跃于湘潭和长沙一带。目前,齐白石的早期肖像画留存下来的极少,不足10件,大多保存在博物馆里。这些肖像有《黎夫人像》《胡沁园像》《沁园夫人像》《邓有光像》《谭文勤公像》《齐白石父亲母亲肖像》等。

目前可看到齐白石最早的一幅早期肖像画,是绘于1895年的《黎夫人像》,尺幅较大,129x69cm,现藏于辽宁省博物馆,此时齐白石33岁。此肖像画曾经齐白石的儿子齐子如收藏,由其妻王佩紫1954年售予原东北博物馆。胡沁园之孙胡文效认为是“约1895年”的作品。画上有一段齐白石1946年在南京写的长题,回忆此图是少年时期画的“黎丹之母胡老夫人”。黎丹(1873-1938年),湘潭人,清朝云贵总督黎培敬的长孙,曾任青海省政府秘书长。黎丹的舅父是齐白石的老师胡沁园,其母是胡沁园的亲姐妹。此朝服像采用擦碳画法,设色艳丽,刻画精细,人物面部运用素描手法,非常逼真,体现了齐白石早期肖像画所达到的水准。擦炭画法在清代晚期已被普遍用于肖像画中,特别是官员朝服像,这种来源于西画的肖像画在达官贵人中颇受欢迎。

齐白石为人画像既能对人写真,也能依照片放大,兼传统和擦炭两种画法。擦碳者如工笔重彩纸本《黎夫人像》,传统者如现藏辽宁省博物馆的《沁园夫子五十岁小像》。此画绘于“丙申四月”(1896年),从题款中“受业齐璜恭写”可知,画的主人公是齐白石的老师胡沁园。胡沁园(1847-1914年),湘潭韶塘人,人称寿三爷,善工笔花鸟虫鱼,能写汉隶,会篆刻诗文,家藏名人字画,喜交往,奖掖后进,是齐白石最尊敬的老师。在《白石老人自述》中谈及胡沁园时说:“他老人家不但是我的恩师,也可以说是我平生第一知己。我今日略有成就,饮水思源,都是出于他老人家的栽培。”此画与《黎夫人像》的庄严富贵不同,突出了胡沁园的文人气息,右手手持兰花于胸前,脸部刻画精准,衣纹渲染淡雅,堪称是齐白石早期人物画的精品。

这一时期齐白石除了画肖像,尤擅画仕女,故当时有“齐美人”之誉。在仕女画之外,还兼画儿童、历史人物和佛道人物,在画风上受改琦、费丹旭、钱慧安等人的影响,有工细一路,也有粗笔的,技法虽较为熟练,但人物画显然还没有形成个人风格。主要作品有1896年的《掏耳图》(辽宁省博物馆藏),1897年的《铁拐李》(浙江省博物馆藏),1900年的《黛玉葬花图》(辽宁省博物馆藏),1906年《赐桃图》(辽宁省博物馆藏),《一苇渡江》(辽宁省博物馆藏)等。齐白石早期人物画曾遍临众家,下了很大的工夫。他的《仿唐寅人物图稿》,可看出唐寅对齐白石的影响。现藏于中国美术馆的瓷青纸单色《罗汉》册,明显有金农之风。而北京画院的驼背拄杖《铁拐李》,黄慎的粗笔人物画痕迹十分突出。正是这样的广泛涉猎,为他日后的变法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1899年,齐白石投师晚清经学家、文学家也是湖南人的王湘绮门下,广交文人,“五出五归”,思想上发生巨大变化,开始刻意追求文人画的笔墨意趣。辽宁省博物馆藏有一幅《白石草衣像》,是齐白石唯一的一件自画像,胡文效鉴定为50岁左右画。画中人身穿蓑衣,足蹬草鞋,双手抱琴,肩背古书,面目慈祥,俨然旧式读书人模样。该画的线条、用墨都明显要粗放一些,表明齐白石的人物画正开始转变,但还处于摸索阶段。辽宁省博物馆藏有一套人物四条屏,画于“戊午五月”(1918年),时齐白石56岁,家乡湘潭正闹兵乱,带着家人到紫荆山下的亲戚家躲避时画的。四条画的题材分别是醉翁、望福、掏耳、渔翁,此套四条屏所用的笔墨已彻底摆脱早年《芥子园画谱》的束缚,也没有改琦、费丹旭、钱惠安画法的工细,已经初具齐白石自己人物画的面目。

1919年齐白石定居北京后,他着手“衰年变法”,此时工细人物减少,粗笔大写意一跃而成基本格式,题材上既有古代人物题材,有些则是个人交往与生活的体验。如1923年《大涤子作画图》,1926年《钟馗搔背图》和《西城三怪图》,1927年《乞丐图》,1928年的《草庐三请》和《渔翁》,1934年《钟馗醉酒图》等。上世纪20-30年代,是齐白石绘画艺术的盛期,个性风格完全形成,笔墨线条概括老辣,题材、形式趋于稳定,这一时期的人物画笔简而意足,纵笔挥写,画中充满幽默、智慧和讽刺,嬉笑怒骂,如《人骂我,我也骂人》《读书图》《升官图》《不倒翁》等,不少作品还题有自作诗和大段的题跋,如《铁拐李》《东方朔偷桃》,以诗画结合的方式直率地表达了画家对社会、人世的看法,彻底摆脱了此前他人物画的工匠气,是他中期人物画的一大特征。

齐白石1940年以后的人物画数量明显有所减少,如1940年《天真》(辽宁省博物馆藏),20世纪40年代初《刘海戏蟾》(中国美术馆藏),1944年《铁拐李》(中国美术馆藏),1947年《得财》(中国美术馆藏),1948年《无量寿佛》(北京画院藏),1950年《耳食图》(广州市美术馆藏),1951年《钳锤道义一》(北京画院藏),1953年《不倒翁》(中国美术馆藏)等。在画法上,线条比二三十年代的人物画更加简练,题跋和题画诗也不多见了,这一点令人费解。也许他的人物画更需要诗情与激情,没有诗兴,白石老人无意作画。也许人们更喜欢他的花鸟草虫画,反而并不看重他的人物画。客观讲,齐白石的人物画也是独具一格的,不比他的花鸟草虫画、水族画、山水画逊色,因为与同时代的人物画比,齐白石的人物画更大气,更具有文人画韵味,更诙谐幽默,更辛辣嘲讽。

市场行情与造假

近年,随着拍场“齐白石热”的出现,齐白石的人物画也屡屡上拍,不少还拍出了高价。在2017年中国嘉德秋拍上,一幅3平尺的《东坡先生玩砚图》以575万元高价拍出,2017年北京匡时秋拍《无量寿佛》414万元成交,北京保利秋拍《达摩渡江》299万元成交,2017年中贸圣佳秋拍《不倒翁》112.7万元成交,2017年北京荣宝秋拍《东坡赏砚》316.2万元成交,2017年荣宝(济南)秋拍《持菊作寿》以747.5万元成交。2018年香港佳士得秋拍《红线盗盒》1073.2万元拍出,2018年北京匡时春拍《搔背图》1288万元成交。2019年匡时春拍《大匠根苗》172.5万元。

齐白石的人物画,相比其花鸟草虫画而言数量稀少,因而倍显珍贵,拍价往往不菲,故近年来造假仿冒呈上升之势。什么《白衣大士》《无量寿佛》《铁拐李》《老当益壮》《刘海戏金蟾》等,凡是齐白石的人物画真迹,基本被仿造了一遍。2017年某公司春拍552万元成交的《月下寻旧图》,完全就是抄袭克隆北京画院的《草庐三请》,而且丑陋不堪。2017年某公司春拍241.5万元拍出的《大涤子作画图》,也是一件抄袭模仿自齐白石《大涤子作画图》真迹的赝品。2018年某公司秋拍575万元成交的《铁拐李》,一看就知是抄袭自北京画院的《铁拐李造稿》,不仅笔墨粗制滥造,而且与齐白石1937年的书法风格不符。因此在此提醒买家要小心上当受骗,否则后悔晚矣。

(作者为艺术市场评论家)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