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陶瓷 >

《玩纸牌者》何以成为“世界最贵十大名画”之一

时间:2020-09-18 11:56:23 来源:北京商报

塞尚《玩纸牌者》 估价2.7亿美元,目前排名在印象派及现当代“十大最贵名画”中的第二位。2012年,卡塔尔王室豪掷2.5亿美元从希腊船王手上买下这幅名画,成为当年成交价中最贵的单件艺术品,刷新了印象派油画最高纪录,曾引起媒体热议。

用颜色塑造形体

在法国后印象派的3个代表人物中,塞尚的作品亦如他的性格有些古板、怪异,不像梵高热情奔放,也不像高更灵活、具有异域风情,塞尚一直像一个科学家一样,用颜色来塑造形体,所以,他的人物画也被看成像静物一样“毫无表情”,《玩纸牌者》中两个玩纸牌的男人不顾酒馆嘈杂的环境,他们完全沉浸在玩牌的静寂中。

塞尚一共画过5幅《玩纸牌者》,他通常一个题材会画很多张,他早期并不像印象派画家喜欢室外写生,去反映自然光照下物体的变化。塞尚喜欢室内作画,他的理想并不是想创新而是想回到古典时代向普桑致敬,用绘画来重建秩序,所以,他在绘画中吸收了印象主义的主观感受,同时又另辟蹊径,把主观感受通过严谨的构图,透过物体的结构来表达一种永恒的生命力,因此他的作品十分厚重,具有雕塑感,以呈现事物的真实。

这种对生活的冷静观察,包括画家对绘画对象的旁观者心态,反而让他的作品散发出一种安静、内敛的力量。他的作品多使用冷色调,即使是画景物也多是蓝灰色或者蓝绿色调,这与当时偏温暖、甜蜜的中产阶级审美趣味很不吻合。所以塞尚的作品在当时并不受欢迎,多次在“全国美展”中受到嘲笑甚至被观众奚落。有一次他还在美展中途被要求撤展,塞尚的际遇与梵高非常相似,他比梵高幸运的是有一位银行家父亲,每月会固定给他生活费,在巴黎美术圈不受欢迎,他可以回到家乡普罗旺斯继续画画,生活上由妻子、妹妹照顾。而且他活的年龄要长。他与梵高一样渴望得到知音,曾把一幅画送给一位熟人,这人竟恐惧地摆手不敢要,或许是觉得他的作品太幽暗,不适合挂在家里。不知若干年后,他的后人在得知塞尚作品的价值后会多埋怨自己的父辈没有长远的眼光,艺术品投资一定是买未来,不是买“看起来好看”。这是题外话。

在第二年的“巴黎沙龙展”中,一位怪怪的商人却很喜欢塞尚的画,他买了一幅《玩纸牌者》,这幅画后来被希腊船王收藏,到今天估价16亿元人民币,增值了不知多少倍。塞尚其他4幅《玩纸牌者》被巴黎奥赛博物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等不同国家的博物馆收藏。

不被理解的画家

塞尚在后印象派画家中地位很高,被称为“现代绘画之父”,在于他色彩造型的方法影响了后来的立体主义、野兽派等各种现代绘画风格。塞尚与梵高一样,毕生的精力就是画画,追求真实,反对虚假,而他大半辈子的时光,却是在辱骂中度过的。

塞尚1839年出生于法国南方普罗旺斯,对巴黎人来说他是外乡人,口音浓重,性格孤僻。尽管他从小喜欢绘画,但父亲却让他学法律,希望他毕业后能从事一份体面的工作,可他不顾父亲的反对,在他24岁时下决心报考美术学院,却没有考上。

27岁时,他送了一幅画给巴黎沙龙参展,连个回答也没有。因此遭到他最好的朋友左拉的嘲笑,左拉竟将他当作失败的典范写进小说,这使塞尚非常恼怒,于是他决心离开巴黎。

塞尚有几年时间在家乡过着野人一样的生活,除了吃饭就是画画,最后受不了父亲的反对再次来到巴黎。他雇不起模特,就画苹果,研究苹果的结构,在不同光线、环境和布景下的细致变化,他画了无数张苹果的静物写生,直至在这些苹果中看到苹果内在的生命。

但因塞尚画风夸张、怪异,他的作品经常受到评论界的嘲笑,直到塞尚56岁时,一位画商找到他,塞尚才开始举办个人画展,在此前官方的沙龙联展中,塞尚的作品经常受到奚落,所以他对展览已不抱希望,但他却从来没有放弃画画,而且一直坚持自己的风格。谁知在这次展览中,塞尚一下子展出了不同时期152幅作品,让人惊奇,他的作品在展览上大卖。印象派画家德加惊叹道:“多么精致野蛮的美丽呀!”塞尚则说:“我用我的杰作像投球似的投向了巴黎!”

塞尚成功了,尽管姗姗来迟,他让人在巴黎娄沃路建造了一间画室,但年迈、病痛使他变得更加多疑和暴躁。

受不了巴黎虚浮的社交风气,他再次往返于巴黎和普罗旺斯之间,一次在家乡圣维克多山绘画时遇到暴风雨,受了风寒,转变成肺炎,塞尚在1906年10月去世。

塞尚晚年画了60多幅圣维克多山,他曾说:“普罗旺斯的土地里埋藏着财富和珍宝,只要你有妙手将它们挖掘出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猜你喜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