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文化 >

李荣凯摄影艺术之油画

时间:2020-01-10 14:20:23 来源:

李荣凯这一系列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有画家马奈、莫奈、达芬奇等多位艺术家作品中绘画的元素,不难看出摄影师提炼出自己独有的艺术美学。隐约可见朦胧诗的手法藏于他的作品之中,古典主义油画的摄影风格,在当下显得别具一格,富有新颖。

透过摄影作品中古典主义美感,人物、道具、场景和模特神情之间发生着印象的韵味,能感知到过去的时光与当下容颜交流。时光带走的是容颜,留下得是美妙的心灵。

表层的画面呈现,在深入探究一番,是拍摄技法上稳妥的处理与安排,人物与整个环境之间的关系。"朱颜不老画中人"意境的诠释,似展示现在时空隔空与过去时空的对话与谩谈。

在众多扑朔迷离的意象中,大概一眼就能看见人影重叠交错的瞬间,中间的一幅画像,一个稚嫩的女童,一个美丽复古的美人从画里仙气满满的走出来,复古的沙发,精致又不常见,也就是说,画中的形象是一位孩童,问题在于画中的孩童似有自己的想法,这是一种虚无的,缥缈的幻想长大变成一个性感,美丽和优雅的女子。这是现在与未来的隔空呼唤,也是对于美好未来的憧憬与期盼,这可能是摄影师想要传达孩童诗意的一面,天真的一面。

你无法回到过去,与过去对话,是一种主观臆想的视角,人与时间的较量,是生命对哲学的思考,接纳时光匆匆,顺着时间的轨迹走下去。容颜虽从孩童成长,心境依旧。

看到上图的摄影作品,觉得多少受到达芬奇绘画的影响。作品中背景晕染的图案与人物发型相呼应,鱼形的椅子,人物慵懒的坐着,富有趣味的图案与人物经受岁月洗礼的脸庞,形成了外形与心境的反差。这大概是摄影师想给我们传达的一种心境,对于过去容颜的留恋也对现在容颜的接纳。

时光嫣然,流逝,容颜和时间是一个维度,心境和时间的维度是超越时空,跨越时空的维度,给予回首展望的。

作品中人物一脸平静,波澜不惊,静坐在桌子边,水果、酒、蔬菜、披着的衣服似落非落。人和周围的景与物,看似没有交流,但彼此却是紧密相关的。作品中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浓郁的油画风格在摄影技法中的展示,画面看似循规蹈矩,但却不难品读出渴望脱离时空的局限,跨时空演绎一场视觉盛宴。

面对这幅作品,使人感受到的是青春流逝,光阴飞逝,但却留有几分憧憬。人物随意凭栏而坐,抬头眺望远处,似在冥想也似在期盼。画面清凉,青色的滋味扑面而来,使人难以不察觉。与其说绿色是生机,不如说,绿色也带有几分青涩与朦胧,这大抵是摄影师想表达的一种色彩与心境上的反差。又可以自我理解成,青春在时光片段中的那一抹绿与意难忘。

穿着旗袍的美人,披着衣服,似落非落,如同遗世独立的仙人,缥缈唯美,栏杆、后面的门、绿植一片绿。使人不自觉就宁静。

人与外界的一切相处得当,画面仿佛在告诉我们,画面虽是静止却表现出了一种运动趋势。似乎在与谁对话或是等待谁。

在我看来,作为人物与镜子的关系,就像我们在看另一个自己,它是照亮我们看不见的视角,弥补我们眼睛的死角。人坐在梳妆镜前,遐想、深思,衣服耷拉在肩膀,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光鲜靓丽。显然不难看出来,人物处于神游状态。我们直观的感受到现实与镜子中的景象。

摄影中的形象是一位韵味犹存的美人,隔着图片感受到的是这位美人,敏感、气质超然。问题在于这不是幻想,也不是梦,而是人物自我经历的追溯与对白。影像穿越时空的跨度,展现思想的火花,拉开剧情帷幕。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