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文化 >

李少青:父亲与书法

时间:2020-10-12 13:27:05 来源:中国文化报

9月17日,著名书法家李铎先生在北京与世长辞,享年90岁。

李铎自幼习书,曾遍临历代名家碑帖。他学苏、黄、米、蔡、王铎、傅山,旁及郑板桥、何子贞,上溯秦篆魏碑和汉隶。广集博釆,兼收并蓄,以魏隶入行,独创出古拙沉雄、苍劲挺丽、雍容大度而又舒展流畅的书法风格。其作品于平淡朴素中见俊美、于端庄凝重中显功力,气度不凡,雅俗共赏,深受国内外人士喜爱,在当代书法界占有重要地位。

本版刊发李铎先生之子李少青文章,从一个儿子的视角为我们讲述了李铎对书法艺术的文化情怀,同时刊发林岫、言恭达、丁谦三则诗文,以便更好理解李铎的书法人生。

外表严厉、内心慈爱的父亲

父亲李铎,号青槐,字仕龙。其实,他本名就叫李青槐。爷爷李保初之所以给他起名青槐,是因为老家古屋前有青槐树。父亲参加解放军招考时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李铎。我出生后,父亲把他原名中的“青”字给了我,起名为李少青。

父亲十几岁参军。当年行军打仗时,没有条件临帖读帖。每到一处,各地的庙宇牌匾就是他学习的字帖。那时他总是随身带着大大小小的碎纸片,看到喜欢的字就用铅笔头儿临写下来。

父亲习字全靠自己观察自学,也正因于此,他要求我在研习书法过程中也要凭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去感悟、体味、钻研。我6岁那年的一天,父亲拿来《欧体九成宫》和《柳体玄秘塔》等字帖,教我们学习书法。他手把手教我如何握笔,如何临写。从基本笔划开始,循序渐进。他说:“刚开始学写字,写不好不要着急,都有一个学习的过程,一定要耐住性子,练字时要专注,一边写字一边想着到外面踢球玩耍,是写不好字的。”他每天给我们留作业,一篇大楷、一篇中楷、一篇小楷,下班回来后检查作业,并用朱笔圈改点评,如果没有达到要求,就要用竹尺子打手板。有时会抽查,当面临写并纠正不正确的写字姿势及笔法、结构和章法。有一次由于紧张,心中慌乱,临写出来的字很不理想,父亲耐心讲解示范后,让我再临写,由于恐惧挨竹板,精神便更不能够集中,结果还是没写好,于是,脑壳上被父亲的手指猛敲了一下,心中一阵委屈,眼泪滴到纸上,又模糊了刚写一半儿的字,墨迹洇了开来,更无法写好了,大脑一片空白,只依稀记得在父亲的严厉斥责声中,母亲跑过来解围……记得在家庭会上,父亲曾说虽然不该体罚孩子,但都是为了我们好。他小时候由于家里困难上不起学,一提到爷爷当年为了供他上学所吃的苦受的累就泪流满面。他说当年爷爷和他吃力地推拉着一辆独轮小车,用高利贷借来谷子,沿着坑洼不平的崎岖山路艰难地前去县城交学费时,爷爷对他嘱咐:“伢子,这些谷子来得不易,你可要攒劲儿地读书啊……”父亲流着泪哽咽地说:“您放心,我一定好好读,不辜负您的期望。”我理解父亲,他之所以严格要求,就是希望我们一定要珍惜这么好的学习条件,从小学好真本领。后来回想,很感谢父亲在我童年时的谆谆教诲和严格要求,培养了我专心学习的好习惯,为日后打下了重要基础。学习书法的人都知道,书法需要静气,要静得下来、钻得进去,才能学有所成,其实,做学问、做事业概莫能外。父亲曾对我说的“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时无古贤”,在我后来的成长和奋斗岁月中,每当遇到困难、挫折或是危急关头,都会想起这句话。我曾常驻过黎巴嫩、埃及、日本、新加坡、加拿大、波黑,每次出国常驻之前,父亲都会专门同我谈话,嘱咐我要谦虚谨慎、恪尽职守、努力工作,并以书法赠我箴言。

艰苦奋斗、勤勉努力的父亲

在上小学期间,当时我家居住条件不宽余,没有写字空间,父亲就把大床撤掉,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用废旧木板改装成的“大桌子”,先刷成墨色,再刷上清漆,晾干后,就可以铺上纸在上面尽情挥毫。练字时主要是用废报纸,每天都写到很晚,然后再在大桌子上铺开被褥睡觉。父亲对书法的研习简直到了痴迷的程度,有时在睡梦中手指都在被子上划拉。父亲惜纸如金、惜墨如金,为了节约宣纸和墨汁就在卫生间的墙壁上练字,墙上的大白写满写湿了,晾干了再写。久而久之,墙上的大白都脱落了,露出满墙磨光的水泥原色。父亲就是这样,不讲条件,不惧困难,在艰苦的条件下勤奋学书,终成大器,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兰亭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

我从小深受父亲勤奋精神的影响,刻苦努力,发奋读书,多次参加学校书法展并获奖。由于学习成绩好,表现突出,连年获评三好学生。父亲每学期都非常高兴参加我的家长会,并被学校老师请到教室讲台上介绍教育子女经验。后来参加母校北京第35中学校庆时,我看到教学楼西侧的外墙面上镌刻着父亲的书法作品,勉励同学们为报效祖国而努力学习。

高考前,父亲多次鼓励我坚定信心、沉着冷静,并为我题写“谦虚冷静,周密思考,扎实学好基础课”,予以勉励。

在我成功考取北京大学后,父亲感到非常高兴和欣慰又为我题写:“渊博的学识来于勤奋”,我一直珍为座右铭,随时激励自己刻苦学习。在北大读书期间,我参加了北大书法社,有一天晚上,书法社举办书法讲座,请来主讲的书法家就是父亲。讲座现场座无虚席,同学们听得入神,对书法的强烈兴趣被父亲生动幽默、深入浅出的讲授点燃了。讲座结束后,父亲仍和蔼地与围拢过来的同学互动交流,耐心解答他们提出的问题。后来,父亲被聘为北大书法社顾问,勺园楼顶矗立起父亲题写的“北京大学正大国际中心”十个刚劲有力的大字。随着父亲知名度的不断提升,越来越多的地方能看到其书法作品,如上世纪70年代北京各地铁站入口顶端的两个立体金色大字:地铁;蓝岛大厦上醒目的“蓝岛大厦”四个榜书大字;曾经每天晚上7点“新闻联播”四个行楷大字;人民大会堂巨幅书法作品——苏东坡词《水调歌头》;山东泰山名胜碑刻“稳如泰山”;陕西华山摩崖石刻“自古华山” ……

在为父亲的成就感到骄傲和自豪的同时,我也暗暗下定决心,向父亲学习,将来成为和父亲一样对社会有用的人。1996年,我在驻新加坡大使馆担任大使秘书。时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启功先生率团访问新加坡,我陪同傅学章大使参与接待,先生走进使馆会客室,迎面看到墙上悬挂的父亲书法作品“德业双臻”,便对身旁的大使说:“这不是铎铎的字吗?”傅大使便向先生介绍我。先生高兴地拉过我在父亲的书法作品前合影,并鼓励我说:“你爸爸的字写得太棒了,你也要好好练字,好好传承你父亲的书法。”如今,我创作的“得山水清气 极天地大观”也悬挂在驻新加坡大使馆的会客区,与父亲的横幅“德业双臻”同挂一馆。有媒体报道称,父与子的笔墨在异国相遇,成为一段佳话。

爱党爱国、热心公益的父亲

父亲爱党爱国,是党性很强的坚定的爱国者。在驻日本大使馆工作期间,曾配合参与了父亲访日代表团的涉台斗争。1995年11月,父亲以团长身份率团出席“第三届国际书法联展东京展”开幕式,当时我担任中国驻日本大使徐敦信的礼宾秘书。代表团抵达日本的第二天上午,我正在办公室处理公务,父亲便打来电话,他说在联展开幕式预备会上,遇到了涉台问题,活动印刷品上有“中华民国”字样,而且在开幕式会场布置及嘉宾介绍等环节,也存在这个问题,特向大使馆请示处理意见。我立即向馆领导做了请示汇报。根据大使馆意见,父亲责成代表团相关人员立即与主办方交涉,要求活动的任何环节均不得出现“中华民国”字样,否则,中方代表团不参加开幕式,退出此次活动。由于父亲浓厚的爱国情怀和鲜明立场,使得活动取得圆满成功,载誉而归。

父亲从艺70年来,为书法事业繁荣和发展、书法艺术创作和教育作出了重要贡献。他在继承的基础上讲发展,在发展的前提下讲继承,形成了以“临、立、变、创”为代表的书法理论体系和艺术风格;他既专心书艺,又热心公益。

2011年8月,“我爱我的祖国——李铎诗词书法展”在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成功举办。展览分为“爱党爱国、强国强军、登临览胜、写景寄情、抒怀励志、澄观思远、继日以追”7个部分,共展出书法作品140余幅,内容均为父亲自作的82首诗词(楹联),诗书合璧,充分展现了一位老党员、老军人坚定的理想信念、深厚的文化底蕴和高尚的道德情操。父亲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工作、生活近60年,对部队有着深厚的感情。他说,是军队让他更深切地感受到自身的责任和使命。为感恩军营把他从一个山村孩子培养成为一名军人、一名党员,使他懂得革命的道理、人生的道理,他分别于2015年、2017年和2019年,三次向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捐献作品、收藏品共计11000多套件,其中包括其个人书法作品、习练书法草稿、收藏书画作品、拓片、自用印章等。他说:“把它们捐献给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是物尽其用,也是这些作品、藏品最好的归宿。”

父亲坚持把对党和军队的忠诚融入创作,用书法作品宣传党的意志主张,服务国防和军队建设,助推强军兴军事业,体现出一名军队文艺工作者的使命担当。他专心书艺,书体正大雄秀,其笔健力透纸背;集千思于笔端,凝万绪于毫尖,秉古拙于沉雄,寓苍劲而挺拔。以其挥洒豪气、滞浊古气、雍容大度、舒展流畅,而独出一格。父亲热心公益,经常为社会捐款、捐物、救灾、济困。以父亲名义设立的500万元奖学助学基金,让一批批品学兼优的学子在他的资助下好学上进、茁壮成长。父亲一直不忘初心,在报答、感恩、奉献、回馈之路上努力前行。以他德艺双馨的崇高之举充分体现出一名军旅书法大家的大爱情怀。

(作者系李铎先生之子)

悼念李铎将军

林岫

笔间豪气九州闻,

楮纸龙蛇腾踔云。

何忍铎音成故事,

京门痛失李将军!

悼念李铎将军

言恭达

潇湘剑笔吐锋芒,

豪气腾骧国有光。

一水相思霜满地,

清芬赋诵湛幽香。

凭吊恩师李铎

丁谦

哀耗传来犹噩梦,

斯人已逝化苍松。

丹青五色蕴桃李,

戎马终生写俊雄。

幸有微躯承古训,

叹无神力挽尊容。

借来先辈如椽笔,

横扫长天觅净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猜你喜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