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艺术家 >

甬上三境——李采姣花鸟作品展

时间:2020-10-13 12:07:33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展览名称:甬上三境——李采姣花鸟作品展

展览时间:2020/10/14~2020/10/25

展览地点:[北京]-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1号-(中国美术馆)

主办单位:中共宁波市委宣传部、宁波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承办单位:宁波市美术家协会

协办单位:宁波大学、宁波7号梦工厂产业园、宁波三境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开幕式时间:2020年10月14日(星期三)15:00

研讨会时间:2020年10月14日(星期三)16:00

学术主持:王镛

浙江代表性女画家李采姣

■蔡树农

人们熟悉的玛雅文明、古巴比伦文明、古希腊文明、古罗马文明,曾经多么辉煌壮丽,如今只有中华文明之光赓续不灭,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她的包容开放。优秀的民族一定是一个开放的民族,优秀的文化一定是一种开放的文化,而整个中国历史其实是多民族、多文化混元交响的开放的璀璨历史,中华文明的迷人魅力正源于此。

宁波大学潘天寿建筑与艺术设计学院美术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李采姣大学时代北上天津美院,攻读的是服装专业,著有《时装化妆设计》一书。虽然她后来听从著名花鸟画家霍春阳教授的建议,重新回归自小喜欢的书画专业,但服装设计领域的不断追随时潮的理念某种程度深刻影响着她的花鸟画道路,不保守不落伍成为她不自觉的习惯,而且我们多少可以从她的一些“满屏”构图绘画窥探她学过服装设计的痕迹,画面洋溢出来的气韵远非刻板工笔画能仿佛的。尽管她没有炫耀曾经经历过服装设计的人生历程,艺术需要动态的开放色彩的时尚效应则始终牢记在心。对于李采姣而言,传统花鸟画固然写意成份占多数,可依然带着鲜明的设计元素,利用自身所长,将服装设计理念悄无声息地渗透到花鸟画创作,是她与众不同的长项,“妆成试照池边影,与我共幽期”。有点酒量的她又兼备“天遣霓裳试羽衣”的胆略,落笔大方干脆,

勾皴相融,色墨双雄,即便“拖泥带水”也是爽爽快快的,完全“暴露”她台州人的豪气。长期呆在宁波工作生活学习,宁波人的“呢喃”或增添了她一份温婉自许,别有味道。

天津大书家孙伯翔尝谓:“悟是第一的,读是第二的,写才是第三的。”艺术家缺乏悟性即是缺乏天赋的表现,没有过问李采姣天赋的问题,李采姣花鸟画实实在在摆放在那里——近期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甬上三境——李采姣花鸟作品集》的作品充分说明李采姣花鸟作品是有悟性的,属于女性画家中难得的佼佼者,没骨篇、扇面篇、写意篇,篇篇精彩,难怪陈佩秋大师生前欣然题耑激赏,她是看到了李采姣不辨性别,仍然出类拔萃的绘画才华的难能可贵。据悉,酝酿许久的同名作品展即将唱响中国美术馆,李采姣的“甬上三境”取自她的斋馆名“三境庐”。三境庐主人的她自己解释:“我的这个三境是代表着一个诗境、情境和心境,这么三个境界,首先就是以前中国画讲的,它都跟诗歌有关,它是具有诗意的;第二个境界是真性情的流露,是写情感的;第三个是画的境界最终要回归到内心的,所以画最后还是要写心,这就是三境庐,我的三境庐的含义所在。”它让人联想起晚清学者王国维的《人间词话》:“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王国维的“三境说”可以有力支持李采姣“甬上三境”的“境外之境”,所以,悟性特高、题材广泛、技巧丰富、心法畅通的李采姣画花鸟画,富贵、野逸、清迥三种境界汩汩流淌,“花也罢,风也罢,月亮也罢,雪也罢,风花雪月笔墨生”,懂笔墨、懂风情的李采姣绘画属于宁波艺术界的一枝骄傲,浙江代表性女画家!

“君子虽不玩物丧志,亦常以借境调心。”秾丽、素雅、精准、夸张、概括、含蓄、肯定、朦胧、精微、纸本、绢本胶合的李采姣“三境”花鸟画以及她同样不弱的书法正适宜雅客赏玩,消尘涤虑,以助幽情。

精微与豪放

■王镛(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宁波简称“甬”,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书藏古今,港通天下。宁波大学美术系教授李采姣以花鸟画知名,自号“三境庐主”,“三境”是指画家追求的诗境、情境、心境,即中国艺术的灵魂——意境。今天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李采姣花鸟画展主题为“甬上三境”,表示画家依托宁波的书香文脉,力图营造三境合一的艺术意境。

李采姣转益多师,博采众家,远绍宋人花鸟,取法恽南田、石涛,近师吴昌硕、潘天寿,兼擅工笔、没骨和写意,借助自然花鸟草木的意象,寄寓、抒发自己的诗思、情感和心绪。她的花鸟画大体呈现两种风格:一种精微,一种豪放,这大概也反映了她刚柔相济、雄秀并重的个性特征与审美趣味。虽然她下过临摹传统花鸟画的功夫,但她的创作不是从临摹入手,而是从写生入手。杏花春雨江南、大漠胡杨塞北,都留下了她勤奋写生的足迹,因此她的作品摆脱了因袭的程式,捕获了自然的生机。她的工笔花鸟线条精致细腻,设色清丽淡雅,营造了抒情诗的意境;她的没骨花卉特别善于用水,色彩尤其淡雅,可谓“淡极始知花更艳”,营造了朦胧诗的意境;她的纯水墨写意松柏、胡杨,笔墨苍劲,气势雄浑,造型犹如守卫祖国疆土的壮士威武不屈的英魂,营造了边塞诗的意境。

苏东坡曰“始知真放本精微”。李采姣写意画的豪放风格正是从她的工笔画的精微风格演变而来的,正如松年《颐园论画》所说“凡名家写意,莫不从工笔删繁就简,由博返约而来”。我主张“强化个性与简化形式”,创造中国本土的现代艺术。李采姣的写意花鸟画也注重发挥简约单纯的个性化笔墨,可能对我们当代中国花鸟画创作有所启发。

2020年10月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猜你喜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