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艺术欣赏 >

女儿镜头里的蔡国强与家人:艺术创作之外的亲情或倦怠

时间:2019-10-09 15:12:17 来源:澎湃新闻 

作为刚刚落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70周年联欢活动烟花表演的总导演, 蔡国强是 以火药和焰火爆破备受关注的当代艺术家, 代表作品包括爆破作品《天梯》、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作品《威尼斯收租院》以及近年意大利、澳大利亚等的爆破作品。

面对这位有着众多“ 高光 ”时刻的艺术家,蔡国强的女儿、青年摄影师蔡文悠自小跟随其父工作, 用镜头记录下各大艺术展场生态实况,以及其父创作工作背后的另一面景象。“这些年来,我到处追随和我最亲近的这三人的动态:不论是在时差重重的旅途中,或在各种宴会、工作场合、度假地点和家中。这些图像跟随了玩耍时的亲密时刻,仪式性的习俗或习惯,以及偶尔的倦怠时刻。”

\蔡文悠在展览现场

2019月10月4日,展览《蛇拍的鸡、虎、羊》蔡文悠摄影展在澳门美狮美高梅展厅举行。展览展出的176幅摄影作品,其中有173幅是胶卷菲林作品的家庭及生活照,摄于2006年至2018年期间,场景横跨中国、美国、意大利等三十个多国家及地区。

\展览现场

摄影展《蛇拍的鸡、虎、羊》无疑是一本家庭相簿,而鸡、虎、羊、蛇则是家庭成为的各自所属的生肖,收录了蔡文悠从2006年到2018年所拍摄的照片,按时间顺序编排,分为“高中至大学”、“大学毕业后”、“旅行与工作中”和“成长和生命”四个部分。

摄影师本人蔡文悠(生肖蛇)用镜头,记录妹妹蔡文浩(羊)、母亲吴红虹(虎)、父亲蔡国强(鸡)三位家庭成员在12年中的变化与本真。

\全家在旅馆房间用餐,西西里岛

“鸡”、“虎”、“羊”、“蛇”四个生于不同时代和文化背景的家人,在忙碌的生活当中互相逗趣,共存在和谐与争执中成长。蔡文悠热爱中国传统文化,与家人长居纽约,自言“家人好玩并幽默,父亲是艺术家,我们从小在旅游和美术馆中长大,全世界跑,看到很多有趣的东西。这些年来,我到处追随和我最亲近的这三人的动态:不论是在时差重重的旅途中,或在各种宴会、工作场合、度假地点和家中。这些图像 跟随了玩耍时的亲密时刻,仪式性的习俗或习惯,以及偶尔的倦怠时刻。”

展览直观地将每个家庭人物的性格特征展现在观众面前。 这亦是了解艺术家蔡国强与家庭成员及日常创作生活的各自风景。 对于此次摄影展览,美高梅中国控股有限公司联席董事长及执行董事何超琼表示:“‘家庭’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父母就是小朋友的第一位老师。大家从文悠的成就便能深深体会到良好的家庭环境,对年轻一代寻找自己及展现潜能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5岁那年,蔡文悠收到人生第一部相机作为礼物,好奇地按下快门后,从此与摄影结下不解之缘。

\蔡国强在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和波提切利自拍,当时的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三年后会在此举办个展,展出与波提切利对话的画作。

\威尼斯

“我不太会画画,因此我选择拍照。我经常随手拍下身边的人和场景的快照,捕捉当下的片刻,把我的记忆存盘。这些照片是主观的真相,研究我周围的人之间的关系,以及我对镜头前人物的感情辐度。当我回顾自己的相片档案时,也重新编辑了浮现在脑海中的故事与回忆。”这是蔡文悠对于选择摄影的回答,性格内向的她更希望在旁边观察,用镜头记录她眼中的好奇。

多年来,蔡文悠发现无论身处何处、何种环境,镜头下的家人都能找到自己与最属于自己的状态,对她的作品投以最大的信任,毫无修饰和幽默地表达自己。这份家庭浓厚的感情辐度引领她从内敛走向自信,走向摄影之路。其父亲蔡国强告诉记者,展览选择家庭为主题是非常好的选择,“自己的第一个展览,讲自己的故事会最好,就像很多导演拍的第一部电影也是写自己。先把自己整理出来,是最真实,最有情感的。”

展览第一部分呈现了其高中至大学期间的摄影作品,以黑白照片为主,展现了她初尝暗房冲洗技术的成果。这些拍摄平实放松,注重生活的瞬间即时性。“家人因为我掌握镜头,都很放松,没有修饰,而我也因为镜头中是家人,更加自由。”

\蔡文浩、3岁,纽约

2006年,16岁的蔡文悠给3岁的妹妹蔡文浩拍摄了第一张照片。“照片冲洗出来,发现妹妹很上镜,和自己完全不同全家一起旅行时,爸妈在美术馆或其他地方工作时,我负责照顾妹妹,我就给她拍照。镜头前,她自由,表演欲充沛,很欢乐,我也不会浪费时间,妹妹成了我镜头前的最佳缪斯,而且免费。”

\百慕大

第二和第三部分作品呈现的是蔡文悠大学毕业后,旅行与工作中。2012年,她开始编写《可不可以不艺术》一书,同步开始参与父亲在世界各地艺术项目的现场摄影工作。摄影师用镜头记录着出差途中的家人、团队处于时差、疲劳状态下的工作场景,传递出生活的变化。

在展陈布置上,第一第二部分布展如读书,规矩工整,而第三部分的摄影采用了沙龙方式,作品的摆放顺序,虽是回顾过去,但有些混乱。部分场景是依照摄影师的镜头角度,将一些特殊内容予以场景重现。

\

\《天梯》纪录片团队在拍摄蔡国强团队用餐。2014年,蔡国强接受《天梯》纪录片的拍摄邀请,“纽约的工作室和家,成为了场景,全家都成了镜头前的演员。”

\在泉州惠屿岛,蔡国强、吴红虹与蔡文浩被一位中国渔妇拉上岸,准备实现《天梯》作品项目。

\蔡国强在工作室为贝聿铭(右一)举办庆生会;吴红虹为贝先生献上特制的西班牙海鲜饭。纽约

\蔡国强夫妇为贝聿铭庆生

蔡国强说,在中国传统里,为了瞒过阎王,应该提早庆祝虚岁。在贝聿铭99周岁之际,蔡国强与吴红虹帮助贝聿铭吹熄百岁大寿的卢浮宫金字塔蛋糕。身后是友人正在记录这一宝贵时刻。蔡国强表示,“让艺术家后辈来给他致敬,当天我们请了吴蛮先生为他弹琵琶,我们工作室员工也来给他唱歌,生日快乐。他走之前和每个人告别说,后会有期,后会有期。”

\妹妹蔡文浩用围巾将自己的脸遮住,模仿电视新闻上经常看到的战俘,纽约

\妹妹蔡文浩发现了自己的艺术天赋…她开始画画,而且画得很好。

玩、成长、旅行、长寿的前辈、老人的去世、继续生活成为展览最后一部分的主题。可以发现,摄影师形象自始自终未出现,仅以记录者的身份,表达自己与家庭,家人的关系和自我心中对家的理解。“通过自己的镜头语言,作品表达了当代社会年轻一代与家人及家庭的相处方式和变化,拍摄过程展现了我从适应家庭环境到参与、到发现、到最后找到自己的过程与喜悦。”蔡文悠这样说到。

\卧虎藏鸡,新泽西

2016年,蔡文悠在纽约创立了 Special Special 品牌,销售由独立艺术家设计的时尚商品,建立起了为年轻艺术家提供展示平台。在摄影展期间,美高梅还与蔡文悠创立的Special Special品牌合作,在美狮美高梅首次引入“Special Special 艺创游乐园期间限定店”。而这一举措也展现了美高梅试图加强文化艺术交流,为年轻艺术家提供交流平台。

对此,蔡文悠表示,自己希望艺术是可以分享的,而非只是一个人收藏的东西,希望在这里有各种各样的接触。

延伸阅读:

通过上镜的家人们学习摄影(节选)

系列中每个出现的人物都是自立的角色,通过我(蛇)身为摄影师的主观镜头描述。我不时出现在闪光灯的反射之中,只有几次以身体的局部入镜,但我也无所不在,积极地参与并记录当下我 感到最令人好奇的事物。我的摄影生涯从我还是幼儿时就开始了。当时我们住在日本,妈妈把傻瓜相机交给四岁的我,请我帮她和朋友在我们家的庭院拍照。照片洗出来后,妈妈惊讶地发现她和朋友的头都被裁掉了。她告诉我:拍照时要保留的是头,不是脚。这是我的第一堂摄影课。五岁的时候,我们一家来到美国,有一位艺术家送给我一台相机,让我用小孩的视角来拍摄。我很小,周遭的世界看起来很大。对我来说,一切都是新鲜的;我用相机记下所有新奇的事物。

在镜头前长大的"羊",是系列中最明显的时间标记。妹妹文浩比我小将近14岁,从出生以来, 一直是我的一个参考点,让我反思自己的经历和个性。她从小外表就长得像她的年纪时的我,但却展现出和我形成对比的相反性格。她从幼儿园年纪就开始表现出自然的表演天赋,向来都很享受镜头的关注,而我也从这个时候就开始用胶卷为她拍照。我们两人的表情有天壤之别:她的很夸张,我的相对压抑。她即使在假装扮演的时候,流露出的也是一种真诚的玩耍精神,一点都不矫揉造作。这些毫无虚伪的表情,多年后仍然为今天的我带来灵感。

对妹妹和父母的好奇,使我多年来持续在拍照。镜头为我们每个人设定了合适的位置,把我放在镜头后,把他们放在镜头前。妹妹是我的相反,因此当她的艺术喜好开始偏向绘画时,我也完全不感到惊讶;她和爸爸开始了每年互画肖像的传统,到现在已经持续了十多年。我们两个大部分时间没有一起长大,但是摄影成了这对年纪相差多岁的姐妹的交流工具,让我们通过同一个活动结合在一起。无论连系的时刻有多么短暂,我们都能创造持久的影像。

妹妹在镜头前长大,我也同时在镜头后长大。在我感到没有把握或勉强拍出的照片,永远都不会出色,但经过多年观察爸爸、妈妈和妹妹,看着他们是如何自在地在镜头前表达自己,我也学会了在面对镜头时更加自信。我渐渐可以开始在被拍摄的时候放松,把镜头想象成一张友善的脸,或是一面镜子 ——这是从爸爸那里学到的一个诀窍。如此增强的"入镜自信",对我来说也转化 爸爸读我这篇文章的中文翻译的时候,在这里加上了"或是一面镜子",我才发现"把镜头想象成镜子"才是他真正的诀窍。随后我又发现,我之所以忘记了镜子的部分,是因为我从来不会照镜子欣赏自己,也因此不如身边的人一样上镜,为一定程度的实际自信,摄影成了我成长的工具。(文/蔡文悠,译/金翎)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