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书画 >

人民美术出版社人美画院路卿艺术访谈

时间:2021-02-27 11:55:09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记者:路老师您好,能简单谈一下您的山水画艺术观吗?

路卿:宗白华先生说过,中国山水画的透视法是提神太虚,从世外鸟瞰的立场关照全整的律动的大自然,它的空间立场是集合数层与多方的观点谱成一幅超像虚灵的诗情画境。

艺术家的伟大之处在于将内心的抽象意志通过具体的形象展示出来,所以心灵的空间有多大,画面的境界就有多高——“胸中存丘壑,笔底现烟云”。

我目前的艺术创作多以“心性空间”为主,作品强调主观意识,用具体的内容阐释抽象的意志。这种表达方式不是视觉客观关照的结果,而是内心在无限循环交织移动的宇宙中,摆脱掉视觉感官束缚之后心灵关照的结果。《大岳流云》《大道无极》《惊梦》都是探索“心性空间”的作品。

记者:众所周知“笔墨写生”课程是中央美术学院的经典课程之一,您能与我们聊一下什么是“笔墨写生”,以及您的认识吗?

路卿:艺术来源于生活是生活的反映,中国古代称写生为“师造化”。中央美术学院的“笔墨写生”是对景写生创作,最早实践者是李可染先生,自李先生始,历经几代人的总结形成了一套完备的教学体系。它与古代“搜尽奇峰打草稿”的写生方式有所不同,古人的写生重在收集素材,美院则侧重创作。我就读央美本科时,对“笔墨写生”投入了大量的热情和精力,2009年我的写生组画获得了学院的“叶浅予奖学金”,学校与老师的肯定,给了我很大鼓励。本科毕业后我考取了时任中央美术学院山水系主任李铁生教授的研究生,“中国山水画笔墨写生研究”成了我的学术研究方向。

多年的实践与研究,我对“笔墨写生”有了些浅薄的认识,在此分享一下。对景写生创作,选景是第一要务。在写生创作时往往不会选择那些空间单纯、结构单简单的景物作为描绘对象,因为中国画笔墨写生不是单纯的描绘风景,而是通过“笔墨关系”来塑造“趣味形式”和营造诗意的空间。

记者:路老师,您对“当代科技对传统艺术的挑战”这个话题,有什么看法?

路卿:石涛有一句话是“笔墨当随时代”,李可染有一方印章为“不与照相机争功”,传统艺术需要与时俱进,但也要明确自己的发展方向。科技对传统艺术的挑战多表现在视觉冲击上,它的特点是对“形象”的表现,传统艺术与科技的“视觉艺术”相比,在画面的空间表现和题材的形象描绘上都要弱许多,但对画面内在“韵律美”的追求,则有优势。以中国画为例,它的技法与表现形式本就不追求物象的真实,而是追求“意趣”的表达。

中国画将画的品格分为了“四品”——能、妙、神、逸,描绘形象的“真”,仅是最低品格“能品”的表现。我们了解了科技与传统艺术各自的优势后,就不会因科技带来的“视觉革命”而自卑了。

记者:您对以后的艺术道路有何规划?

路卿:“艺术道路规划”是个大命题,真不好回答。我的师爷贾又福先生有一首小诗,其中一段为“十年磨一剑,一剑再三磨”。要想成为一位优秀的艺术家须耐得住寂寞,坐得住冷板凳。在学习和创作中不断挑战自己,学会在孤独中寻找乐趣,一步一个脚印,做到“蜗行有痕”吧。

路卿:1987年出生于山东省淄博市。2007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2009年获得“叶浅予奖学金”,2011年中央美术学院本科毕业获得文学学士学位。2013年以专业第一名成绩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就读全日制硕士研究生,2016年研究生毕业获得硕士学位,研究方向为中国山水画笔墨写生研究。现工作于人民美术出版社。

路卿作品欣赏

《惊梦》2016年

《众志成城》2018年

《武夷山写生》2015年

《白云寺写生》2015年

《云蒙山写生》2015年

《妙峰山写生》2017年

《璞玉》2018年

《丘岭云横》2014年

《冬岳》2020年

《雨亦奇》2013年

《月华》2019年

《远眺山河壮》2020年

《风雪寒》2020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