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艺术百科:记孙竹篱先生在绵竹

时间:2021-09-20 13:45:15 来源:

记孙竹篱先生在绵竹

1979年夏,在四川省文联的关怀下,绵阳地区文教局在绵竹县举办了一期美术创作班。办班的目的是研讨怎样拯救和继承遭十年动乱摧残而濒临消亡的绵竹年画。为了办好创作班,主办方还特别邀请了孙竹篱、吴映强、龚学渊等二十余位省内知名的画家前来帮助指导开展工作。

艺术百科:记孙竹篱先生在绵竹

孙竹篱先生等人的到来受到了社会各界的欢迎。他们被安排住在了县文化馆中的一座小洋楼里。我们俩当时在绵竹年画社负责刻版工作,具体负责安排本次创作班的食宿。考虑到孙先生年纪比较大(孙先生时年已73岁),我们特地为他单独安排了一间住房兼临时画室。伙食方面,按照规定,参加创作班的成员每人每天是1.2元的食宿费,好在那时物价比较低,猪肉每斤是0.69元,大米也只有一毛多钱一斤。

艺术百科:记孙竹篱先生在绵竹

孙竹篱 残荷图

除了搞好饭菜之外,每天中午还安排了剑南春酒厂生产的“工农酒”和“绵竹陈色”。初来乍到,孙先生给人的印象就很好。他和蔼可亲,衣着朴素,虽说历尽沧桑的脸上皱纹深深,胡须花白,但他那眯眯笑笑眼和仁慈宽厚的神态以及略带河北口音的四川话让人倍感亲切。

艺术百科:记孙竹篱先生在绵竹

孙竹篱 荷花鹭鸶

孙先生少年时就在北平琉璃厂学画,宗法任伯年及上官周、钱慧安、吴友如等;青年时受聘东北大学任教。“七七事变”后,他随东大内迁至四川三台。解放后,他在陈子昂家乡射洪县教书25载后退休。孙先生诗、书、画均佳,尤其擅长画荷花、鹰、布袋罗汉。创作班的领导担心求画的人太多,影响孙先生的创作,特意立下规矩:除请孙先生给创作班每位成员画一幅作品作纪念外,其他人索画必须经绵竹县文化馆馆长(兼绵竹县年画社社长)侯世武批准。

艺术百科:记孙竹篱先生在绵竹

孙竹篱 红菊

在绵竹的那些日子里,孙先生除了为拯救绵竹年画积极做工作,就是钻进他那间小屋赋诗作画。虽然天气炎热,居住条件不理想,但他老人家毫不在乎,几乎天天都要创作至深夜。他似乎就是想为人们留下更多的艺术财富。

我们因负责后勤事务,“近水楼台先得月”,有更多的接近孙先生的机会。比如,出去买好菜,安排好伙食后,我们可以随时到孙先生的小屋去为他铺纸洗笔,并在画桌上摆上一瓶“绵竹大曲”———这种酒,现在可能不算什么,可在当时却是很贵重的物品,在整个创作班里只有孙先生能享受这种待遇。孙先生作画有个特点,那就是要以酒助兴,边画边喝,酒喝得差不多了,画也出来了。另外,他还抽叶子烟(四川百姓抽的一种未经加工的烟草),似乎那神秘的创作灵感均要从那一闪一闪的烟叶燃烧中喷薄而出。孙先生的国画作品几乎都是大写意,简洁几笔,一气呵成。他画荷、画鹰、画鸭,凡所画之物均来自亲历观察,从不胡想臆造,不仅生动可爱,而且自然传神。挥毫之后,他认为如意的就挂在屋里,画得不满意的就扔在蚊帐顶上。我们因与孙先生“关系特殊”,孙先生大概也是见我们忠厚老实,时间长了,特地画《雄鹰图》等相赠。

那时,晚饭后,孙先生在乘凉时,还常与大家摆起龙门阵。其中他谈的一件往事,至今令我们难忘。“文革”时期,有关人员安排孙先生在“语录牌”上书写“最高指示”。写完后,他感觉光有字似乎单调了点,想作点画让“语录牌”更好看一些,于是“画兴”大发,不仅在“最高指示”的两个上角画了花边,而且在两个下角画上了狮子。然而,他的即兴之“杰作”迅速被取缔,罪过是“狮子大张口,图谋吞食最高指示”,他本人也多年遭批斗、被排斥。幸好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组织上为其平反,他才重获自由。

孙先生在绵竹时,他的家乡射洪县遭受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洪水吞没人畜和房屋无数。他十分挂念,整日坐立不安、茶饭不思,一是担心家人的安全,二是担心他放在家里的那些画———那是他晚年的心血和至爱。有几天,创作班的领导日夜守候在一部手摇式电话机旁,不停地与孙先生家乡那边联系。

还好,电话终于打通了。在得知老伴已安全转移,自己心爱的画作也被组织上妥当安排之后,孙先生十分欣喜,满脸都是天真的笑容,随即像个小孩儿一样跑上楼去,让我们立马儿铺纸倒墨,让笔尖迅速释放出愉悦的水墨。就在当天,孙先生画了不少作品,并选了满意的送给我们俩。

艺术百科:记孙竹篱先生在绵竹

孙竹篱《雨后墨荷》

那幅《雨后墨荷》(见上图),虽只寥寥数笔,却生动泼洒出烟雨蒙蒙后亭亭玉立的荷叶以及洁白昂扬的荷花,把自然界的造物神工刻画得活灵活现。而且,孙先生还以自己精到的草书将自作的一首七言咏荷诗书于画上:“此客绵竹七月过,小塘荷叶雨偏多。苍烟就此亦潇洒,只待鸥凫浴素波。”然后落款:“辛酉,竹篱并题赠天闰。”我们见他写的“闰”字少了“三点水”,便急切地向他求教。他幽默地说:“水多成灾啊,少点好。”

创作班之后,孙先生喜事不断。1980年7月,邓小平来四川视察,在成都看望画家,并在看过孙先生的画作后说:“合诗书画于一体,这才是中国画的特色。”1982年3月,四川省美协、绵阳地区文化局在绵阳联合举办了“孙竹篱国画展”,展出孙先生的佳作96幅,时为国务院副总理的方毅为展览题词:“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孙先生的名气越来越大,有人甚至惊呼:“四川又出了个陈子庄。”

“竹倚清润根叶茂,篱伴黄花晚节香”。虽然孙先生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多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我们时常想起;他的平和幽默与高超画艺,我们将永远铭记。


郑重声明: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修改或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