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文化 >

书画赏析:上海大剧院出品昆曲《浮生六记》,再现沈复笔下“神仙眷侣”

时间:2021-06-10 08:45:47 来源:

现在很多小伙伴对于古玩很有兴趣,收藏爱好者也越来越多,关于上海大剧院出品昆曲《浮生六记》,再现沈复笔下“神仙眷侣”的问题,西北艺术网小编也在网上查阅了很多资料,不要走开,我们一起来了解上海大剧院出品昆曲《浮生六记》,再现沈复笔下“神仙眷侣”。

上海大剧院第一部独立出品戏剧作品、联合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打造的昆曲《浮生六记》历时两年筹备制作,即将于7月13日在上海大剧院大剧场首演。该剧以清代沈复撰写的文学名作《浮生六记》为底本,受到了观众的广泛关注。5月初该剧开票当天4小时,即售出一半门票,不久就很快售罄,速度之快,创下近年来新编戏曲作品票房奇观。

该剧是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重大文艺创作资助项目,创作团队十分年轻。由青年编剧罗周执笔改编,青年导演马俊丰执导,江苏省昆剧院的青年昆曲演员施夏明、单雯主演。在舞台上重现沈复笔下无数人心向往之的神仙眷侣和文人雅趣。7月2日,该剧主创悉数来到上海大剧院新闻发布会,介绍了昆曲《浮生六记》的创作。

与此同时,面对观众和市场的热度,发布会上也宣布了《浮生六记》的此轮加座和二轮演出日程。11月22日-24日,昆曲《浮生六记》2.0版将再返上海大剧院。而今后上海大剧院也将成为昆曲《浮生六记》的驻演剧场。

大剧院第一次独立出品戏剧,昆曲《浮生六记》重现传统文人久违的美好

由清朝人沈复所写的《浮生六记》,可能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广为人知的作品之一。全书是以他与妻芸娘的家居生活、坎坷际遇和浪游见闻为内容写成的自传体笔记小说,文辞清新,情感真挚,素有“小红楼梦”之誉。该书一度只有抄本流传,当它埋没了70余年后在苏州的旧书摊上被发现时,只剩残本,六记存有四记《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但很快受到追捧,获评“幽芳凄艳,读之心醉”。

历史上,这部作品始终得到历代文人的高度评价。文学家、英文版译者林语堂读罢深感“远超乎尘俗之压迫与人身之痛苦”,称芸娘是“中国文学中最可爱的女人”。学者俞平伯曾称赞其“俨如一块纯美的水晶”。

这本书从清代开始就十分“畅销”,光绪三年(1877年)《浮生六记》由上海“申报馆”首次印行,此后,刊印版本超过百部,包括英、德、法、俄、瑞典、丹麦、日本等外文译本,海内外文坛影响深远。迄今仍名列文学类书籍畅销书榜。

为了使这部别具特色的文学经典在今天焕发出更强大的生命力,两年多前,上海大剧院决定将其打造成昆曲《浮生六记》,舞台上再现这一“传统文人雅趣和品味生活的经典指南”。

在此之前,上海大剧院已经合作了一系列和戏曲相关的传统项目,包括新编京剧《金缕曲》等上海大剧院联合出品的戏曲作品。而《浮生六记》则是大剧院第一部独立出品舞台剧。

上海大剧院总经理张笑丁表示,600年历史的古老昆曲和《浮生六记》有着气质上的天然契合,“我们是想把大家从文字引入到剧场当中,让沈复和芸娘从文字变成活生生的人物,把文人的生活梦想或者说是一种处世态度带回到现实当中和当下,唤醒当代人的传统文人精神生活状态。”

“昆曲《浮生六记》可以成为传承弘扬传统文化的一股清流,其中体现出大剧院对舞台艺术的美学追求。我们希望的是,观众可以在舞台上找到一种久违的美好。”

与此同时,上海大剧院还为这部剧目打造了精美的文创产品——“浮生”系列莳绘金彩手工盖碗和“浮生”系列竹丝扣瓷茶具,以昆曲《浮生六记》为灵感的茶具,以江南人文为底色, 融合非遗技艺,契合当代生活。在5月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演艺及文创产品博览会上备受瞩目。

昆曲界“金童玉女”再现“神仙眷侣”,江苏省昆剧院几代名家助阵

上海大剧院出品昆曲《浮生六记》由青年编剧罗周执笔,青年导演马俊丰执导,当今昆曲舞台上被称为“神仙眷侣”的优秀青年昆曲演员施夏明、单雯主演,多名昆剧名家“保驾护航”。

编剧罗周创作过大量戏曲剧本,大剧院参与出品并首演成功的昆剧《春江花月夜》、《醉心花》就是由罗周担纲编剧。

此次罗周将《浮生六记》改编为同名昆曲,她在创作小记中写道,“沈复《浮生六记》原著最打动我的,不是他与芸娘点点滴滴的生活情趣,也不是命运对恩爱夫妻的一次次戕害,而是文字背后、沈复书写时的至喜至悲、悲喜交织。”

改编时,罗周将残本组织为五折及余韵结构,并创造出原书中从未出现过的角色——半夏。以半夏为观众之眼,作为置身书外的第三者观沈复与芸娘的生活,现实生活与书中世界齐头并进,又相互映照。

曾经执导过小剧场昆剧《四声猿·翠乡梦》等众多舞台剧的青年戏剧导演马俊丰受邀担任此剧导演。马俊丰认为,《浮生六记》中沈复与芸娘是“极其复杂的两个人物”,他们既有中国古典文学形象中固有的神韵,又具备与其他人物截然不同的人物特质与性格。而在这部剧的创作中,有四个舞台基本美学:昆曲的、江南的、文人的、当代的。

而这部剧在原著之外最引人瞩目的当属两位主演施夏明和单雯。在当今的昆曲界,这对生旦组合是公认的“金童玉女”,而这一次,两人将在舞台上再现中国历史上最知名的一对“神仙眷侣”:沈复和芸娘。

施夏明说,这次的《浮生六记》是一部“小而精,恸而美”的作品。“与沈复的《浮生六记》初见面时,我便深深地被书中所记载的点滴日常所打动。常言道,贫贱夫妻百事哀,但在沈复的笔下,他与芸娘却把粗茶淡饭、平淡无奇的日子过成了一首最美的诗。当芸娘撒手人寰,我感叹世间将再无如此美好的人和事,却并未觉得多么的悲凉与伤感。”

扮演芸娘的单雯在剧组很多人看来,她本人就是天生的“芸娘”。对于这个角色,单雯自己则觉得非常特别。“以往我演绎的都是大家闺秀,不出闺房,受封建礼教所束缚的女子。第一次演绎这样性格跳脱,也可以说是比较当代的人物角色。”

林语堂说,芸娘是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她的一切行为,都不可以做世俗之内的解释,在中国文学史上,她是一个终生保持少女风貌的女人。

而单雯的理解是:“都说芸娘是中国文人的理想女性,梦中情人,但我觉得芸娘是一个真正潇洒的女人,是一个令今天的女性都羡慕的女人。她是一个会玩的,有情趣的人;又是一个果敢的,有担当的女人。”

为了塑造芸娘这个不同于以往的形象,单雯打破了行当的限制,用了介于昆曲大六旦和闺门旦之间的表演,相比大家闺秀,更“出格”一点,有点小疯狂。而这部剧,也是单雯在今年刚刚摘得梅花奖榜首后出演的第一部新剧。

整部剧台上总共只有6个人物,除了沈复和芸娘之外,还集中了江苏省昆剧院院长李鸿良、副院长顾骏、老旦名家裘彩萍这三位剧院第三代的顶梁柱艺术家为之配戏。剧中另一个重要角色“半夏”,则由永嘉昆剧团副团长由腾腾出演。

此外,昆剧名家石小梅和胡锦芳担任艺术指导,中国昆曲享有最高辈份的泰斗级大师张继青担任艺术顾问,特别单独指导单雯的声腔及表演。


郑重声明: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修改或删除处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