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文化 >

书画艺术:詹忠效与任仲夷

时间:2021-10-13 15:45:08 来源:

詹忠效与任仲夷

詹忠效,当代著名画家,原任广州市美协副主席,现任美国《美中画报》杂志社社长。他自幼习画,对版画、油画、中国画、插图和连环画均有涉猎,后致力于毛笔白描。通过对“以繁代简,繁中求简”的探索,他积累了丰富的白描创作经验,为画坛所重。刘大为就在一篇文章中说:“近日忠效来京,我看到他带来的一批新作,无论是小幅的肖像写生,还是大幅的主题性创作,都可以看出他对线的运用的精湛造诣。他在30年的不断实践中,丰富了线的神奇表现力,成功地用线表现现代人的服装,为反映时代精神,为中国画线描人物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书画艺术:詹忠效与任仲夷

1972年,詹忠效就尝试用繁式线描表现现实生活,用一套连环画《弧光闪闪》将女电工刻画得生动活泼,形象感人。此作被美术界推为那个年代线描探索的经典之作。随后,詹忠效又相继为长篇小说《晋阳秋》、《满山红》、《海啸》和《中国历代才女小传》等文学著作绘制了插图(下图为《晋阳秋》插图之一),并创作了连环画《吉鸿昌》、《灿烂的星辰》等及一批独幅人物画。这些白描画作,不仅先后在国内外的展览中获奖,还成为广大线描美术工作者和爱好者所推崇、仿效的范本。上世纪80年代初,《詹忠效线描画选》出版,国内不少美术院校将该书列为教材,还赠以“詹衣描”美誉,詹忠效本人也被视为“中国人物画白描领域的代表人物”。

任仲夷,1914年生于河北威县,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8年担任中共黑龙江省委书记兼哈尔滨市委第一书记,1977年担任中共辽宁省委第一书记。任职辽宁期间,他以超凡的政治勇气,平反了张志新冤案。1980年至1985年,任仲夷担任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置身改革开放的前沿,以适应历史客观发展的进步观念,打破陈规,勇于创新,为中国的改革开放作出了巨大贡献。

2005年11月21日,任仲夷走完了自己92年的人生之路,在广州辞世。闻知此讯后,詹忠效十分悲痛,在《羊城晚报》发表了情真意切的纪念文章,回忆自己与任仲夷的相识、相交过程。

詹忠效的连环画《灿烂的星辰》的主人公就是“文革”期间被“四人帮”迫害致死的张志新。张志新是任仲夷主政辽宁时予以平反的。张志新冤案,引起了詹忠效的关注。在这部连环画的创作中,他投入了一名艺术家的创作激情,进行了深刻思考。所以,这部作品一经问世,立刻引起广大读者的共鸣,并在全国第二届连环画评比中获奖。这时候的詹忠效并不知道任仲夷与张志新冤案的关系。若干年后,他在广州与任仲夷见了面,提起此事,两人感慨万千,引为知音。

詹忠效与任仲夷的确有缘。上世纪80年代初,任仲夷自辽宁调任广东,詹忠效在《广州文艺》杂志社任美术编辑,一面编刊,一面进行美术创作。当时物质条件有限,詹忠效两代六口,挤在一间只有十几平方米的房子里,生活、工作极为不便。无奈,他只好在房间里搭了一个阁楼,在阁楼上狭窄的空间里画画、睡觉。对生活充满了憧憬的詹忠效,不停地创作,连连获奖,名声远扬,广东电视台还拍摄了一部反映他的绘画艺术的专题片,将他乐观的生活态度、非凡的艺术才华和阁楼中的世界一一摄入了镜头。碰巧,任仲夷看到了这部专题片,深为詹忠效的勤奋和执著追求而感动,立刻指示有关部门尽最大的可能,为詹忠效改善住房和创作条件。由此,詹忠效分到了一套新房,解决了生活与创作上的后顾之忧。

1984年,詹忠效受命创办了《中国现代画报》。为使刊物体现改革开放精神,促进对外文化交流,他就当时敏感的人体艺术话题专访了任仲夷。任仲夷对詹忠效有关“人体艺术是中国文化必修课”的说法非常支持。他表示,古代画人物比例不准,说明不画人体模特是不行的。必须划清美术专业使用人体模特与黄色、下流的界限。画人体有伤风化的观念源自中国几千年男女授受不亲的封建意识的影响。在当年,作为高级领导人,公开肯定“人体美是美中之至美”,是需要很大勇气的。任仲夷就有这个勇气。詹忠效的访谈文章与人体美术作品一同在《中国现代画报》发表后,在海内外引起了广泛关注。

任仲夷多次与詹忠效谈起自己学生时代对美术的爱好。那时,他不仅临摹过不少画片,还仔细阅读了任伯年等画家的传记。在广东担任主要领导期间,当得知《中国现代画报》和詹忠效本人因为主张人体艺术而受到不应有的对待时,他就向有关领导语重心长地指出:“在防右的同时还要警惕左的倾向。”《中国现代画报》创刊一周年时,任仲夷还亲自出席纪念活动,表达自己对“这株改革开放幼苗”的保护和支持。

离开领导岗位以后,任仲夷的自由时间多了,詹忠效与他的联系自然也更紧密起来。詹忠效在广州举办个人画展时,任仲夷虽不在广州,但不忘发来贺信,以“自成一格”之赞语鼓励之。在《詹忠效线描人体艺术》行将出版时,任仲夷正因病住院,却坚持克服眼力困难,亲自题写书名。而且,他还把字写在不同的方块纸上,供詹忠效编排,并在信中嘱咐说:“你见而行之。”

2004年,詹忠效受早年即旅居美国的画家王少陵遗嘱受理人的委托,将画家的一批遗作捐赠给广东美术馆。任仲夷认为此事利国利民,应予鼓励,并亲自去美术馆参观王少陵遗作展。当天,已是91岁高龄的任仲夷在大雨之中来到美术馆,让在场的人非常感动。詹忠效四岁的女儿妮妮上前踮起小脚,不停地亲吻着任仲夷。任仲夷也高兴地拉起孩子的手,在展厅里观看起来。在一幅油画前,任仲夷停下来,指着画中的人体问妮妮:“这位阿姨没穿衣服,她冷不冷啊?”“冷。”妮妮回答道。任仲夷又问:“那给她穿上衣服好不好?”“好。”妮妮认真地点了点头。任仲夷呵呵笑了起来。

众人都被这一老一少的对话感染了,站在一旁的詹忠效心中也充满了感慨,并独自寻味着自己与任仲夷之间心灵上的相知与相通。


郑重声明: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修改或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