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艺术欣赏 >

中国书画:“画痴”梁文博

时间:2021-10-13 15:45:07 来源:

“画痴”梁文博

山东艺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梁文博被朋友们送了个“画痴”的雅号。之所以得此雅号,不仅因为他在创作中总是坚持把生活放在第一位,努力从生活中寻找自己的艺术情绪和画面语言,更因为他对绘画、对体验生活的那份痴狂和执著。也正因为这份痴狂和执著,才有不少有关他的趣事流传开来。

风吹草低见山羊

一次,梁文博在外地工作的十几位同学齐聚济南,而且提前就要他备好了十几辆自行车,大家要同游黄河。当天,众人骑车到了洛口地段,一阵大风吹过,骑在最后边的梁文博忽然发现一片树林里的草丛中露出了一只只憨厚可爱的山羊。一种从天而降的美感霎时间充满了他的脑际。他当即下了自行车,拿出画具,悄悄地跑到树林里画了起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同学们想聚餐了,这才发现把“地主”给丢了,只好又顺着原路寻找,发现梁文博还“埋伏”在树林里埋头画着呢———他的姿势、地点都一点儿没变!这“风吹草低见山羊”的美景,后来被梁文博画在了自己的《秋漫沙坡头》(见下图)、《秋阳》中,而且这两幅画还先后在全国美展中获了奖。

寻找小红鞋

中国书画:“画痴”梁文博

有一回,梁文博和几位老师带学生从鲁南写生归来,突然被火车窗外两个耀眼的小红点所吸引。幸亏火车开得不快,他仔细瞅了瞅,才知道那是晒在篱笆上的一双小红鞋……下一站是个非常小的站。火车刚一停下,梁文博就对同事说:“你们几个带学生回济南吧,我有点急事,现在就得下车去办。”说完,他便拿上行李,急匆匆地下了火车。不过,下了火车后他才知道,这个小站实在太小了,连个可以租用的车都没有。没办法,他只好背着行李步行。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好不容易碰上一辆拖拉机,他好说歹说,总算说动了人家,把他载上了。沿着铁路往回找了半天,他终于找到了目标,也不管拖拉机驾驶员诧异的目光,飞快地拿出画具,把村姑在河边洗衣并且在篱笆墙上晾晒了一双小红鞋的动人场景画了下来。

三张写生小稿

一个金秋时节,梁文博带着学生到沂蒙山区写生。刚一下车,他就被田野里的秋色迷醉了,也不管学生了,快步跑出老远,坐在一块突兀而出的石头上画了起来:北面,一位沂蒙汉子哼着欢快的沂蒙小调,用独轮车推着回娘家的妻子沿山路走来,火红的晚霞和高粱映红了这对夫妻的脸庞和衣服,他由此画成了《沂蒙小调》小稿;接着,他又把南面一个个庄稼垛组成的金秋丰收的场景画成了《沂水悠悠》小稿;随后,他把东面一位老汉趟水过河看护庄稼的景象画成了《雨晴》小稿。画完这三张写生稿,他才发现学生们已经等不及,都四散着开始写生了。由这三张写生稿画成的画,又先后获了不少奖。

乘月观鱼鹰

秋末时节,梁文博带学生到微山湖写生。看到鱼鹰捕鱼的情景,他感到很新奇,总觉得看不够,便特意租了一条小船,在湖上待了一天一夜,尤其仔细观察了月光下鱼鹰捕鱼的动作。没想到,湖水潮湿加天凉竟使他得了腰疼病,学生们七手八脚把他抬上火车,送回济南,一直住院十多天才痊愈。不过,他此行却画出了《月上中天》,此作成为他十分得意的一幅佳作。

百里往返画葡萄

一年初秋,梁文博和几位艺友应邀到省内的临邑县参加一个笔会。

笔会是在一个农家院里举行的,院子里的一架架葡萄特别美,可当时大家都忙于笔会,梁文博虽然心里十分舍不得葡萄架的美,却也只能跟着大家一起忙活。第二天回到济南后,他老是挂念着那一架架葡萄的美韵,终于忍耐不住那份思念的煎熬,又买票坐公共汽车赶回临邑,把葡萄架画了个够。直到如今,无论是画写意的紫藤、葡萄人物,还是画工笔的紫藤、葡萄人物,他借取的都是当日在临邑县的写生印象。


郑重声明: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修改或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