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书画艺术:写字三乐事,何申

时间:2021-10-14 07:45:05 来源:

写字三乐事,何申

第一件乐事,是“集体二五眼”。那年《检察日报》副刊在重庆开笔会,去看大足石窟,其间到某县检察院座谈。会议室很大,这边讲着,那边就备文房四宝。

因作家莫言既是该报的人,名气又大,就推他第一个写。莫言也有准备,左手捋捋稀疏的头发,右手抄笔蘸墨,面对雪白的宣纸刷刷就写。四下好几十人都大眼小眼瞅着,我站在最近前。我就发现不对,怎么这纸这么不吸墨,笔走过起了一溜黑点?莫言写不下去,瞅我,我伸手抓一把,抓了个空,所有人都乐了:还没铺纸呢,他直接写毡子上了!好家伙,事后大伙儿都说,从来没见过那么白的毡子!

书画艺术:写字三乐事,何申

图为何申书作。

释文:皇都玉塞水云天,铁笔春秋可等闲。赤焰融消周九鼎,长涛盖没汉桑田。

福百姓承天道,妙涵旃檀万众安。盛世终来非易事,莫言佛法换河山

第二件乐事,在当时可乐不起来,是件让人着急上火的事。两年前我参加人大代表视察团,在某市风景区,吃完饭要写字。我带的笔。石广生部长(视察组长)先写,他的大字写得很好。然后我写,写了几张,有人说给市委书记写一张。那是肯定的,我们在一起早就熟识。我提起斗笔,心里想着“惠风和畅”,往下一落笔,麻烦了,笔头掉了!这可寒碜了,一圈人围着看,书记就在桌边,脸色顿变,我的汗一下也就冒出来。赶紧道歉换笔,再写什么都记不得了。往下数日我心神不安,但到了十天头上不用不安了,有正式报道,那书记被“双规”了。不过,往后我把那笔也给“双规”了,怕它出去添乱。其实我知道纯属巧合,只是太巧了。如今时过境迁,也算乐事一桩了。

第三件乐事,在那个场面说来是尴尬事。大前年秋,中国作协开七代会,住北京饭店。晚间在“金色大厅”演节目,一边金柱子旁摆了案子,让我们几个能写两笔的给代表写。前面几位写的都是小字,写首诗什么的,比较慢,观者静静地看。轮到我,我图省事,四尺宣纸写四个大字,盖上章要走。可能是那天晚饭我喝酒了,人兴奋,放得开,加之平时参加活动常写,写熟了,那天的字就好看。机会难得,立刻有人就抢纸请我接着写。这一写可就下不来了,都抓着纸排着。有一位中年女士快轮到了,那边过来一位才下场的舞蹈演员,女的,年轻漂亮,还有个熟人给她帮忙,求我写。那会儿纸不多了,我恨不得快写光了省事,就写,还照了张相。写完了,那中年女士没得着,不高兴了,当着众人面说何老师你不够意思,看她年轻就给写,看我老了就不写。大伙儿一听都乐。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厉害的求字者,只好说你放心,回头我写了给你寄去。

后来真寄去了,山东曲阜的,孔子老乡,佩服佩服。

但紧接着接个电话,是一驻京德国公司来的,说他们老板在北京饭店买了一幅我的字,问前面谁谁惠存是什么意思。我一听明白了,那天有人浑水摸鱼,把我的字转手给卖了。从此我也有经验了,这么个写法,顶多写个两三张,就说有急事,赶紧跑。(左图为何申书作。释文:皇都玉塞水云天,铁笔春秋可等闲。赤焰融消周九鼎,长涛盖没汉桑田。福百姓承天道,妙涵旃檀万众安。盛世终来非易事,莫言佛法换河山)


郑重声明: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修改或删除处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