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文化艺术:评李永清的漆画《永恒的记忆》

时间:2021-09-20 15:45:01 来源:

评李永清的漆画《永恒的记忆》

李永清的漆画《永恒的记忆》(见附图)在第11届全国美展中获得金奖。从视觉的第一印象来看,这件作品确实有许多获得金奖的理由。画面高180厘米、宽180厘米,表现的是非常开阔的场面:远处是开阔的天空,近处是同样开阔的地面。画面的物理空间和视觉空间,在开阔的意义上获得了从形式到内容的统一。特别是在当代的展览条件下,在走马观花地欣赏展览的观众心中,这样的作品在展厅里面有着格外的优势。第一眼看上去就很吸引人,也许这是绘画作为视觉艺术的可贵品格。当然,我们并不排斥某些初看平平的作品在反复欣赏之后才得以魅力四射,也不排斥某些初看很诱人的作品在仔细揣摩之后才发现索然无味。但是,客观地说,初看就很好,反复掂量之后仍然觉得好的作品,在各种展览铺天盖地、各种作品争奇斗妍的今天,更容易崭露头角,这也是当代视觉艺术的普遍规律。

如果从个人创作风格来讲,《永恒的记忆》对于作者李永清而言,并不是突然出现的。这件作品不管是构图或是意境,都很容易地使人联想到他在18年前的另外一件作品《旧泊》(1992年)。《旧泊》见载于1998年出版的《中国现代美术全集·漆画卷》,该作品的画面高79.5厘米、宽65厘米,表现的场面跟《永恒的记忆》有某种近似之处:画面的上半部,是开阔的天空;下半部,是开阔的地面。区别仅仅在于,《旧泊》的地平线,是位于画面三分之二附近的水平横陈的地平线;《永恒的记忆》的地平线,是从画面左边位于三分之二附近的位置朝着右上方二分之一附近延伸的倾斜线。《旧泊》中的地面上有两只搁浅的小船,《永恒的记忆》的地面上则没有这样的两只船。尽管如此,从《旧泊》到

《永恒的记忆》,两件作品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前后承继关系:

文化艺术:评李永清的漆画《永恒的记忆》

李永清的漆画《永恒的记忆》

《永恒的记忆》可以理解为作者在《旧泊》的前提下,对构图方式、色彩方式和绘画意境的新发展。

首先是构图方式,尽管两者都立足于天高地远的基本构图思路,但是在视觉表现上,《永恒的记忆》有着比《旧泊》更为活跃的表现力。跟水平的地平线相比,倾斜的地平线有着更多的动感。如果说《旧泊》中的地平线是在稳定中追求静态之美,那么《永恒的记忆》则是在左低右高的斜线运动中给观众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的启发。天空的简净与地面的繁复,分别表现了不同质感的对象给视觉带来的不同感受,《旧泊》与《永恒的记忆》在这方面是一致的。但是两者之间也存在着区别,表现在———《旧泊》中的蛋壳镶嵌,有着更为传统的漆画气息,而《永恒的记忆》则让人感觉到在当前绘画创作环境下的漆画作者对绘画性的新追求。

文化艺术:评李永清的漆画《永恒的记忆》

李永清 漆画

再就是色彩方式,如果说《旧泊》的色彩表现方式立足于“对比”,是一种在拉开距离前提下的整体协调;那么《永恒的记忆》的色彩表现方式则突出表现在“过渡”,是一种在互相渗透、互相映衬前提下的整体感受。在《旧泊》中看到,李永清把漆画传统的三种基本色调红、白、黑都发挥得比较充分。红色的天空、白色的旧船和棕黑色的大地,在色彩构成的意义上,三种色彩保持着各自相对独立的物理空间,在强烈的对比过程中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永恒的记忆》则不同,对环境色的强调,决定了这件作品的感觉是整幅画面笼罩在天空的色调之下。那种朦胧的、弥漫的橙色暖调子,从画面的顶端到底部,从画面的中心到四周,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作者在这件作品中显然并不希望任何一种其他的色调跳出来跟主色调相抗衡,但是在主色调的扩散过程中,作者又很注意在画面的不同区域之间的各种具体差别。哪里偏暗一点,哪里偏亮一点;哪里相对含混一点,哪里相对纯粹一点。所有的一切,都在统一的主调之下求同存异,以此经营着整个画面的色彩空间。

说到绘画的意境,在《旧泊》和《永恒的记忆》之间,其实是相通的。意境跟画面的尺寸无关,尽管《永恒的记忆》的画面是《旧泊》的6倍,但是这个数据在意境的话题上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只能说,尺寸的扩大,对于观众在眼花缭乱的展品中无所适从的时候,有着更多的“被注意”的概率。

而这样的概率,从来都是一个相对值,它并不影响作品本身的意境和价值。意境来自于对绘画对象的表现,来自于作者主观精神活动的诉求,来自于从材料到创作过程的把握,来自于观众在欣赏作品的过程中与作者产生的心灵的对话。从这个角度上讲,《永恒的记忆》表现出来的那种天苍苍、地茫茫的精神感受,其实就是《旧泊》的意境的延伸。并且,从创作技巧来讲,这种延伸的背后,也存在着李永清在漆画创作中对绘画性的新追求。

可以看到,李永清通过多年的漆画创作实践,正在逐步摆脱传统漆画创作的思维惯性,从更高的层面上探索漆画创作的可能性与现实性。漆画姓漆,但是漆画最终的结果在于它是画。沿用绘画领域最时髦的词汇来说,它是视觉的艺术,是精神的艺术,是心灵的写照。李永清的漆画《永恒的记忆》之所以能够走进观众的记忆,原因也在于此吧。


郑重声明: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修改或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