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书画 >

古玩知识:场景热闹主角抑郁,顾闳中

时间:2021-10-14 09:45:24 来源:

场景热闹主角抑郁,顾闳中

珍藏于故宫博物院的《韩熙载夜宴图》卷(下两图为作品局部),出自五代南唐顾闳中之手,且是他的唯一传世作品。此卷为绢本设色,纵28.7厘米,横335.5厘米,是一幅反映当时贵族阶级生活的现实主义作品。此卷是顾闳中奉南唐后主李煜之命所作。李煜听说中书舍人韩熙载生活荒纵,便派画院待诏顾闳中深夜潜入韩宅窥察其纵情声色的场景。顾闳中对此目识心记,回家后,绘制了这幅精品佳作。此作如实地再现了当时韩熙载夜宴宾客的场景,将宴会上弹丝吹箫、清歌艳舞、调笑欢乐的热闹场面表现得淋漓尽致,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突出的艺术价值。

古玩知识:场景热闹主角抑郁,顾闳中

故宫博物院的《韩熙载夜宴图》卷(下两图为作品局部),出自五代南唐顾闳中之手,且是他的唯一传世作品。

此卷为绢本设色,纵28.7厘米,横335.5厘米,是一幅反映当时贵族阶级生活的现实主义作品

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卷在布局上采用连环画的构图形式。这种构图形式打破了时间概念,把不同时间进行的活动同时展现在画卷上。全卷以韩熙载为中心,每段情节以屏风相隔,分为“听乐”、“观舞”、“休息”、“清吹”、“宴散”五段。“听乐”段描绘了韩熙载听教坊副使李嘉明之妹弹奏琵琶的场景。韩熙载身穿黑袍端坐于床上。

另外,还有李嘉明、新科状元郎粲、太常博士陈志雍、紫薇郎朱跣和能歌善舞的家伎王屋山等人。此段人物虽多,但以琵琶演奏为主线,把人物自然地联系起来。李嘉明关注其妹的亲切目光、状元郎粲倾身细听的动态,以及其他人不由自主地合手打拍的动作,都将视觉中心导向琵琶演奏者的身上。“观舞”段描绘众人观赏王屋山跳六么舞的情景。舞女王屋山扭动腰肢,摆动双臂,翩翩起舞。韩熙载脱去黑袍,卷袖露肘,亲自鼓槌,为之伴奏,那专注神情似乎完全陶醉于歌舞中。围观者有的击掌,有的静坐观赏,场面热烈。此段正值夜宴的高潮。

王屋山娇小玲珑的身姿、众人欢快的神情与一和尚背身合掌、低首而立的姿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休息”段描绘众人在床上暂歇的情景。韩熙载坐在床榻上与侍女调情。后面的床上有人盖被而眠,一侍女端着酒,另一侍女抱着琵琶,使画面由动转入静。“清吹”段中,韩熙载袒胸露腹,右手持扇,双腿盘坐于椅上,在侍女的服侍下,欣赏笛箫合奏。此时夜已深,宾客也不多了,只有李嘉明和另一人在一旁击拍相和。“宴散”段描绘了欢饮之后,大多宾客已散去,而有的仍依依不舍,其中有两位宾客正在戏谑女伎。韩熙载从中间走过,摆手告知这两位宾客不要惊动他人,实际上是纵容二人的放荡行为。

古玩知识:场景热闹主角抑郁,顾闳中

故宫博物院的《韩熙载夜宴图》卷(下两图为作品局部),出自五代南唐顾闳中之手,且是他的唯一传世作品。

此卷为绢本设色,纵28.7厘米,横335.5厘米,是一幅反映当时贵族阶级生活的现实主义作品

通观此作,众人们有的轻歌曼舞,有的打拍欣赏,被这悠扬的乐曲、曼妙的舞姿、交错的觥筹陶醉着。唯有韩熙载,从坐床倾听到挥槌击鼓,再到曲终人散,一直都是紧锁眉头、面无笑容、心事重重的,似乎若有所思,与夜宴的欢快场面形成鲜明的对比。在宴会上,韩熙载袒胸露怀,为王屋山击鼓伴奏;宴会结束时,他任由客人与家伎厮混。这充分反映了他狂放不羁、纵情声色的处世态度。同时,他又心不在焉、满怀忧郁,击鼓时双目凝视、面不露笑,听清吹时也是漫不经心,这些又揭示出其政治的不得志。画家突出了这位极具才气的中书舍人放荡不羁、失意消沉、抑郁无聊的内心世界,也反映出南唐贵族阶级醉生梦死的腐朽生活。此画卷组织得连贯流畅,虽人物众多、情节复杂,却安排得宾主有序、繁简合度。全卷像叙事诗一般,有起有伏、有张有弛地将夜宴场面描绘出来。

这幅作品的人物用笔既有铁线描,又有游丝描,圆笔长线、方笔顿挫。尤其是人物须发的用笔,更可谓“毛根出肉,力健有余”。画家用饱含生命力的线条将四十多个人物的音容笑貌活脱脱地展现于绢上。特别是对主角沉郁寡欢、纵情声色的描绘,更深化了作品的内涵。画家以深入刻画的细节挖掘了人物的内心世界,也揭示出人物的性格。在色彩上,画面多处采用绯红、朱砂、石青、石绿等矿物颜料。侍女的素妆艳服与男宾的青黑色衣衫、家具的黑色形成鲜明的对照。几案、坐榻等深黑色家具的沉厚古雅与侍女裙衫、帘幕、帐幔、枕席等绚烂多彩的图案在对比中又达到了和谐。另外,画家巧妙地把色彩统一于丰富的墨色变化中,色、墨相映,更加和谐。

此作艳而不俗、绚中出素,呈现出高雅素馨的格调,代表了古代工笔重彩绘画的水平。


郑重声明: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修改或删除处理。